手工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工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超常儿童能培训出来吗

发布时间:2020-07-13 10:13:18 阅读: 来源:手工皂厂家

“忽然变得比蚂蚁还忙。这是一个比喻,形容面临孩子升小学压力的家长们。”在e度家长论坛上,一位家长有些苦闷地留言。

实际上,从进入新年开始,很多要上小学的孩子家长早已轰轰烈烈地忙活开来。虽然教育部门反复强调中小学校免试就近入学,但是不少敏感的家长还是能第一时间找出各种进入优质校的“终南捷径”,其中,就有近日因2000多人报考而引发强烈关注的北京育才学校超常班。

这个所谓的“超常班”,专业称谓是:“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超常教育”,其招生简章显示:本次超常教育招收的是2014年小学入学的适龄儿童。经测评后的儿童将在中科院心理所的指导下,在育才学校的超常教育实验基地进行教育培养。

事实上,“超常儿童教育实验”在北京部分中小学早有历史。北京育才学校与中科院心理所的超常教育实验始于2005年5月。但这一次,因受到与“义务教育免试入学”政策相悖的质疑,北京西城区教委及育才学校迅速发表声明:育才学校未组织任何形式小学测试,也未组织任何超常辅导。

虽然还没开考,但是却催生了培训市场的又一热门项目——“超常儿童培训”。

超常儿童是能培训出来的吗?记者展开了调查。

“培训内容跟奥数有关,早学早掌握”

超常儿童班,顾名思义是为智力超常儿童设立的,它的授课内容也许并不适宜绝大多数孩子。但因为有了各种超常儿童培训班,不少家长坚定了“造神童”的信念,甚至对不少培训学校打出的400元—800元一小时的天价,也在所不惜。

周末连绵的阴雨没有阻挡家长们对于超常培训的热情,记者来到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三小附近的桦树湾培训学校,里面已经挤满了前来咨询的人。

记者以孩子家长的名义要求报名,前台负责咨询的刘老师十分警惕,先问:“您的孩子几岁了?”记者回答:“4岁。”没有留任何时间空档,刘老师马上问:“应该哪年入小学?您的片区对口学校是哪儿?”记者计算了一下,赶紧回答:“2016年,对口学校是日坛小学。”刘老师这才拿出“超常儿童系列课程”计划给记者翻阅。课程计划显示,培训费用从3000元到8000元不等,还声称有中科院某某博士生导师亲自教授的课程(费用13000元)。刘老师说:“这是最受欢迎的班次。老师是这个项目的直接参与人,育才学校的测试就从中科院题库里出。”

“能保证一定可以升入育才学校吗?”记者问。

“这我们不敢保证,我们是专业做超常生培训的学校,口碑第一,不忽悠,我们的成功率在40%左右。”刘老师说。

“成功率并不高啊。”见记者迟疑,刘老师说:“育才学校这个超常班的通过率只有2%,我们能做到40%已经很不错了,而且即使考不过,今后的奥赛、小升初的‘占坑班’,您的孩子也占尽先机了。”

“会给孩子带来很大负担吗?”记者问。“嫌负担重您别在北京上北京白癜风医院学啊,我们的培训内容跟奥数有关,都是奥数的入门知识,您孩子以后还要上初中的不是?反正都要学,早学早掌握。”刘老师有些不耐烦了。

随后,记者又赶到清华园教育和学而思等培训学校,关于超常儿童的培训项目大体类似。

记者采访了同在桦树湾学校咨询的5岁女孩家长李先生,李先生家住北京市西城区,对口的小学排名是“二等一类学校”。李先生告诉记者,为了深入了解这个项目,他加入了不少家长的qq群。一些已经成功的家长告诉他,之所以需要参加培训,是因为家长们都说,这个计划本身有一套教材可循,一套6本,备考的难度大概在第3到第4本,对于孩子来说,接受起来相当有难度。如果有中科院的教授出现在培训班具体讲解,这就是家长们难得的第一手信息。同时,“超常儿童计划是12年,涵盖孩子的小学到高中,避免了将来小升初、初升高的麻烦,一劳永逸”。

尽管李先生清楚地知道可能会给孩子带来不小的压力,但升入重点校的诱惑不小,且有路可循,也有前人的经验,李先生还是决定试一下。

“真正的超常无法通过培训获得”

北京市海淀区校外教育研究室主任吕文清告诉记者,《义务教育法》明确规定,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不能分快慢班,但是,如果经过专家严格论证,超常儿童的试验项目还是“有积极意义的”。

育才学校超常班指导负责人、中科院心理所超常儿童研究中心主任施建农告诉记者,超常儿童在儿童中占1%~3%的比例。因此,育才学校、育民学校等关于超常儿童班的录取比例在2%左右。

但是,各种培训班可以“有底气地声称”自己能达到40%的录取比例。

施建农说:“我认为,在一个以市场经济为主导的社会,只要社会有需要,就会出现市场。这种所谓的超常儿童培训,不只在我们国家有,就是在美国这样一个超常教育体系最完备也最具有多样化的社会,也存在各种各样的超常儿童培训机构。而任何市场都一定存在个体差异,中国市场也一样会良莠不齐。”

谈到不少孩子期待通过上培训班进入超常儿童班,施建农并不赞成:“我们不建议参加。理由很简单,超常教育是针对超常儿童专门设计的。如果一个孩子本身并不属于真正的超常,被培训后即使侥幸被录取了,在参加为真正超常的儿童设计的课程和活动时,可能会出现不适应的现象,反而会受到伤害。打个比方,有两个原始长度不等的皮筋,在挑选比较长的那个皮筋时,如果你挑了那个先拉长的皮筋,结果会怎样?在随后的继续拉伸时,由于之前已经被拉伸,再拉伸时很可能因超过极限而断裂。”

同时,施建农认为,“真正的超常无法通过培训获得,我们宁可漏掉不能错要”。施建农告诉记者,超常儿童在遴选上需要过7道关卡。“筛查程序包括:1.家长或老师推荐和自愿报名;2.阅读测试知情表并确认同意自愿参加测试;3.家长帮助填写测试申请表并提供相关的信息;4.研究人员审核孩子年龄及相关信息以确认符合测试条件;5.由超常研究中心组织集体初试从中选取部分(大约15%)比较优秀的儿童;6.由超常儿童研究中心组织复试,以避免初试中出现的误差;7.对通过复测的儿童进行课堂观察,以考察通过测试的儿童是否适合班级制教育模式。”

“对于小学阶段的超常儿童初试通常安排在5月初,复试在5月中下旬,而课堂实地观察则安排在5月底或6月初。从20多年的研究经历来看,这样的安排不会对正常的学校教育教学工作造成不良影响。”施建农说。

“超常”儿童需要什么样的土壤?

从轰动一时的中科大少年班开始,我国关于超常儿童的研究35年来一直没有止步。但是,近年来也有不少舆论认为,选拔出来的“超常”儿童最终并没有达到人们预期的成就,甚至不乏一些令人失望的例子。“伤仲永”的说法不胫而走。“超常儿童”真的“小时了了,大未必佳”吗?怎样给他们提供更好的土壤,让他们更好更快地成才?

施建农说:“就像一颗本质优良的种子,如果缺少了必要的生长条件,如适宜的温度、水分、阳光和空气,还有必要的营养素,它就无法生长发育,更谈不上成才了。”

“经过35年多的探索实践,虽然这种集体教育模式不是超常儿童成长的唯一模式,也不一定是最佳模式,但至少到目前为止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教育模式。大家知道,传统的年级是按照孩子的年龄来划分的,同一年龄的孩子被分到同一班级,但他们的能力上海哪里治牛皮癣好是有差异的,有时候这种差异非常大。老师要在课堂上关注每一个孩子是非常困难的。因此,在课堂上会出现有些孩子受不了,而有些孩子‘吃不饱’的现象。那些智力超常的孩子常常是那些‘吃不饱’的成员。他们在课堂上可能因为‘吃不饱’而‘闲暇’,又因为‘闲暇’而‘生事’,因为‘生事”而“受批评’,因为‘受批评’而成为‘差生’,因为是‘差生’而被忽视。最后可能真成了问题学生。而把他们集中在一起组成班级,大家的学习能力都比较强,而且都具有较强的好胜心和竞争性,相互激励相互促进,可以得到更好的发展。”施建农说,“创造力是一个复杂的系统,而不是个别人的特征或能力。社会是多样的,对人才的需求也是多样的,这要求我们培养人才的方式也应该是多样的。”(记者 姚晓丹)

钦州制作西服

郑州西装定做

根河订做工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