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工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工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琼明神女录第三十一章释怀五百载痛彻三万年

发布时间:2021-01-20 03:07:53 阅读: 来源:手工皂厂家

第三十一章:释怀五百载,痛彻三万年

陆嘉静回到寝宫之时,看到两人眼眶通红,她微微侧过了头,心中有些不是

滋味。

「你们聊完了?」陆嘉静道。

裴语涵点了点头,抬起袖子擦了擦眼角。

林玄言垂下衣袖不言语。

「恭喜你们师徒久别重逢呀。」陆嘉静道。

林玄言笑道:「为什么你说得这么酸啊?」

陆嘉静瞪了他一眼:「我哪里有酸你,等你和你未婚妻见面时候,我一样祝

福你。」

听到未婚妻三个字时,裴语涵下意识地低了些脑袋。

林玄言气笑道:「你这么阴阳怪气地说话是讨打?」

听到讨打两个字,陆嘉静脑海中不由浮现出那日的场景,心想如今还有其他

女子在场你居然就这么说话,一点面子都不留?她更加羞恼,没好气道:「你只

会欺负我们这些弱女子,有本事去欺负欺负那位北域妖尊邵神韵啊。」

话音才落,一袭红裙的身影便立在了门口,她逆光而立,剪影之中红裙翻浪,

风姿卓绝。

「陆宫主找神韵有事?」邵神韵清冷的声音传来。

陆嘉静身子微僵,她转过身,看着迎面走来的红裙女子,心绪复杂。

邵神韵来到她们面前,对着陆嘉静说道:「本座今日自然不会为难你们,稍

后你便可去天岭池沐浴洗髓,若不放心,可以让裴仙子陪着。」

说完她对林玄言道:「有些话我要和你单独谈谈。」

林玄言道:「我一个江湖后辈,有什么值得妖尊如此重视?」

邵神韵道:「你不用说这些,跟我走就是了。」

林玄言目光更阴鹜了几分,他望着这个卓韵风姿的女子,不知为何,明明她

没有释放任何一点法力威压,他却能感受到一种直逼灵魄的无形压力。他不知道

这种感觉来自哪里,但是他太讨厌这种感觉了,这比单纯的力量差距更让人厌烦。

林玄言默然点头。

邵神韵对陆嘉静道:「天岭池处在界望山灵气最充沛之处,以你们的能力应

该很快便能找到。」

陆嘉静嗯了一声。

林玄言转过身对着裴语涵附耳交代了几句,然后随着妖尊一同进入朝着门外

走去。

他们来到了一个小院之中,小院之中无他,唯四面白墙,一张石桌。

一路之上林玄言跟在邵神韵的身后,他余光有意无意地向邵神韵红裙包裹的

娇臀望去,不知为何,他眼中,邵神韵走路之时双腿总是靠内一些,这使得她本

就前凸后翘的身材更加婀娜,那娇臀微摆,配上她清冷典雅的容颜,便是无限的

诱惑力。

即便是林玄言,依旧觉得有些微微面红,或许妖女天生骨中自媚吧。林玄言

不由想起了陆嘉静的胴体,娇声啼叫仿佛犹在耳畔,他连忙摇了摇头,稳固心神,

不做更多念想。

仅仅是看了邵神韵的背影便如此,那若是真的见了她的身体,该是怎么样惊

心动魄的美呢?只是这个世上,怕是没人有这个福气了吧。

小院之中落坐,邵神韵修长的双腿叠放,高叉的开襟红裙间,那紧致的玉腿

露出了极美的线条,她脸上冰霜般的寒冷淡去了些,她看着林玄言,没有主动开

口。

林玄言同样看着她,如此一个大美女坐在自己面前,他却没有丝毫地欣赏意

味,他看着她的眼睛,那双幽邃而清澈的眼里竟有意味不明的笑意。

林玄言道:「不知妖尊大人有何事?」

邵神韵轻轻抬手,瞬息之间,无数道凌厉的意味落在了院子之中,就像是一

圈古剑围成的大阵,其间激发出的锋锐杀意切入肌肤,寒凉之意让人瞬间毛发倒

竖。林玄言心念在一瞬间动了无数次,片刻之后,他脸色苍白,气血虚浮,不解

地望着邵神韵。

「你想杀我?」林玄言问。

邵神韵淡然道:「若我想杀你,你已经死了。」

林玄言死死地盯着她,不知道她到底想做什么。

邵神韵道:「我不想与你周旋,如果我没有看错,你和五百年前那位纵横大

陆的剑圣应该有莫大的关联吧。」

林玄言沉思片刻,点了点头。

邵神韵又问:「你就是他?」

这一次林玄言没有点头,他抿着嘴看着邵神韵,心念急转之间,他隐约想到

了什么,又不敢确定。

邵神韵见他不说话,就当他是默认了。她继续道:「你应该去过黄泉尽头那

座古城吧。」

林玄言道:「去过。不过那是太多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天下便有传说,那

座古城之中,封印着一个力量堪称毁天灭地的妖邪,于是每当世界上出现一代名

动天下的高人之时,便会去那座古城留下一块石碑,镇压邪祟。那一年,我剑术

大成,按照习俗,便去那座古城留下了四个字。」

邵神韵幽幽地看着他:「你可知道,就是你那四个字,会让我多困足足三百

年。在你之后不久,又有一人留字,他不如当时的你强大,但是也可以镇压两百

余年。」

「你们看似无足轻重的几个字,再那古城之中会被无限放大,便又是百年时

光。」

林玄言震惊道:「你果然是……那个传说竟然是真的?」

「哪来什么真的假的?」

邵神韵看着他,笑了笑。那一抹笑淡得像是傍晚海潮上,最后一缕微薄的霞

光。

她的声音那般空洞而茫然,像是活了千万年的古董,诉说着那早已沧海桑田

的故事。

「一万年雷火拷打魂魄,痛入骨髓,虽活犹死。一万年剑意淬打肉身,千疮

百孔,不辩人形。一万年玄寒道法穿灵彻魄,气府窍穴,十不存一。」

「这些世人眼中堪称炼狱般可怖的极尽痛苦,在太长太久的时间里也会渐渐

麻木,一直到精神湮灭,身躯成为一个空壳,彻底消散人间。第一万年,我心中

充满怨恨,只想破开封印来到人间,屠杀尽那些曾经背叛忤逆我的人。而到后来,

我心中竟然连怨恨也生不出了,那些碎骨之痛也早已习以为常,而当年那个曾经

封印我的人,或许也已经不在了。天赋根骨,道法高低深浅,从来不是修行路上

最大的敌人,最大的敌人永远只有时间。」

林玄言静静地听着。

身前这位一袭红裙的婀娜女子笑容澹淡,而她眼波之间却没有丝毫情绪,林

玄言明白这种情绪,就想那日他闭关而出,看着万千山脉,仿佛一切都已老去,

故人再不相逢。

「而那时,神魂已经稀薄模糊的我,终于等到封印松动那一日,那时我欣喜

若狂,本该可以冲破封印,而那一日,那城中又落下一块碑。那块碑上,剑意盎

然。这块碑远远不是千万年间最强的碑,但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却最为要命。那

时候,我很绝望。最后的希望破灭,只等着神魂烟消云散,带着那些传说彻底消

弭世间。」

林玄言道:「但你终究是出来了。」

邵神韵点点头:「命运弄人而已。」

「怎么个弄人法?」

邵神韵道:「一个小妖怪碰巧解开了我的封印。就这样。」

林玄言当然不信:「若是随便一个小妖都能解开封印,那三万年中,你的封

印早就应该被碰巧的妖怪解开了。」

邵神韵说:「既然是机缘,那便是巧合,当时的封印早已不如最初时候固若

金汤,而那个小妖也具备了解开封印的能力和血脉,他曾是封印我的那人的奴仆

的后代,他心中同样充满了仇恨。」

林玄言自然知道她还隐瞒了许多细节,但是他没有追问,只是道:「妖尊大

人终于斩开了三万年的牢笼。恭喜。五百年前我立下的那块碑,很抱歉。」

邵神韵道:「我与你说这些,自然不是想听你道歉。」

「还需要我做些什么么?」

邵神韵道:「我的目标从来不是人族,或者那座远在天边的失昼城,而是那

座高高在上的浮屿,所以我们可以说是一样的。」

「为什么?」

「因为浮屿是那个人留在世上最后的东西了。而且,这百年间,我调查过许

多你的事情,如今正在天岭池洗髓彻骨的陆宫主和陪同的那位裴仙子,她们经历

了什么,我都很清楚。而这一切的源头是什么,想必你也再清楚不过。」

林玄言脸色渐渐阴沉,他依旧面无表情,而那眉峰之间却有凌厉剑意。

邵神韵看着他,继续道:「你那位徒弟,为了你放下身段被多少男人上过,

需要我帮你数数么?那位陆宫主,为了帮你讨个说法,在绑在浮屿的银色十字刑

架上,扒光了衣服,被肆意凌辱玩弄,身上都是皮鞭的累累伤痕。最后勉强保住

了处子之身,回到了清暮宫后又落入了那三皇子玩弄之中,一身青莲心境荡然无

存。想必你应该也很关心你那位未婚妻吧……」

「别说了。」林玄言漠然打断:「我需要时间。」

「多久。」

「十年。」林玄言道。

「确定?」

「确定。」林玄言道:「只是我不知道去哪里找那十年。」

北域妖气太重,不适合修行,若是会轩辕王朝找一处秀水青山之处静修,又

不能保证不受到干扰。剑宗本就是众矢之的,若是浮屿那位再次落井下石,别说

静心修行,即使是保命也自顾不暇,到时候四处奔波,如何迈入通圣?

邵神韵道:「我会给你十年。」

林玄言怔了怔,但他却没有怀疑她有没有骗自己,这种信任很微妙。他只是

问:「你为什么要相信我?」

「我没有相信你,只是你必须答应我。」邵神韵道。「对了,那些红颜相伴,

你真能静心修行?」

「你想怎么样?」林玄言有些紧张道。

邵神韵道:「我不会拿她们怎么样,或者我可以把你阉了,这样你就能安心

修炼了。」

「……」

「不信?」邵神韵抬起右手手掌,比划了一个轻轻下切的姿势。

林玄言心中胆寒,生怕这个被封印了三万年的魔女真的那样做,连忙道:

「十年之内,我必入通圣。或者我们可以签下契约。若不入,我身死道消便是。」

邵神韵摇头道:「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相信你。契约就不必了,我讨厌那

个东西。」

「那更久之后呢?你打算做什么?」

「或许会去看看大道之上的风景。但是那也是几十年,甚至几百年后的事情

了,我暂时懒得去想。」

「那你现在在想什么?」

邵神韵目光微寒:「你问的有点太多了。」

邵神韵再次望向他,道:「对了,我还知道你需要一把新剑。」

林玄言不解道:「我有羡鱼,羡鱼不行还有古代。」

「你骗不了我的。你不会选择用羡鱼。至于古代,戾气之重想必青城一战你

也有体会了。」邵神韵道。

「那你说我需要什么样的剑?」

邵神韵淡然道:「三月那样的。」

林玄言笑道:「你真是我的知己。可惜我不能把你当做红颜。」

邵神韵冷笑道:「不必,反正你也不配。」

她又道:「而且,你需要把那柄古代交给我。」

「为什么?凭什么?」

「古代是一把钥匙。」邵神韵道。

「什么钥匙?」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了。」

林玄言问:「为什么我总觉得你有些奇怪?」

邵神韵撩起了自己的裙摆,在林玄言瞠目结舌的目光之中,她神色淡雅道:

「你要是一直带着这种东西,你也不会舒服。」

「为……为什么?」

他无法想象,这个即使在自己心中,也堪称女神一般的人物,平日里居然会

带着这种东西?他脑海中一下子闪过了更多更淫靡的画面,震惊无语。

邵神韵微笑道:「我从来没有将这些放在心上,甚至觉得挺有意思的。若你

也曾经历过那三万年,那你此刻经历的苦难,你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了。」

「我能帮到你什么么?」

「我自己的事情,终究只能由我自己来解决。这个世界上,唯有死生才是大

事,我已经度过了最难的时间,剩下的都不算什么。我甚至可以把这当做人生的

一场体验。」

邵神韵放下自己的裙摆的前襟,站起身,玲珑浮凸的身段圣洁而妖媚。

她的目光越过院墙,眺向了很远的地方。

「三万年啊。三万年前的四座天下如今并为一座,三万年前曾有许许多多通

圣境的圣人妖魔,如今此境已是最凤毛麟角,三万年前,道法繁衍得何等壮丽蔚

然,如今早已衰颓,只剩南海失昼城还有一脉相承。三万年前,曾有四柄仙剑堪

称亘古不朽。如今也不知道在不在了。但是啊……」

邵神韵笑容清淡,其间万代芳华最是清艳:「三万年可以改变这么多,只有

我却依然活着。」

「人间不值得。」林玄言道:「唯大道而已。」

「唯不敢死尔。」邵神韵轻轻叹息。

……

天岭池泛着乳白色的光,陆嘉静娇躯沉入其中,那傲人的胸脯一般都沉入了

水下,只露出了玲珑的锁骨和刀削般的香肩。那一袭长发散在水中,海藻般随着

水波起伏。

裴语涵坐在不远处的崖壁上,她没有去看天岭池中沐浴的女子,只是闭目沉

思。

方才和林玄言的交谈之间,她得知了陆嘉静已经和他发生了那种事情,两人

相识这么久了,可以说得上是名正言顺了吧?只是自己苦苦追寻了这么久,如何

舍得放手。但自己这曾被那么多人上过的残花败柳之身,他真的看得上么。虽然

他嘴上不会说什么。但是心里呢?她没有丝毫把握。

她忽然想起那日石妖凌辱之际,她快感迭起,身体情不自禁地抽插迎合,阴

精喷薄,浑然忘我。那时候,翻云覆雨过后,她曾经扪心自问过,自己是不是真

的是一个淫荡的女子,或者说世间的女子本就生儿淫荡。而后来,在她即将破开

通圣境一线之时她想明白了这个问题。

那些快感也好,羞耻也好,都不过是身体的本能罢了。就像是人遇到了高兴

的事情会笑,遇到了悲伤的事情会哭,大家不会因为笑而骄傲,也不会因为哭而

自卑,这些只是情绪。而那些被玩弄之时不断产生的快感也不过如此而已,淫荡

不过是后人强加的名词罢了,或者可以羞辱一个肉体沦陷的女子,但只要她心向

光明,便永远不能遮惘她的大道。

陆嘉静大概也是如此吧。

她睁开眼,看着那个似乎已经沉眠水中的陆嘉静,神思怅然。

陆嘉静此刻已经进入了半梦半醒的状态,那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肉体依

旧停留原地,而神魂已经超脱出去,流转天地,而那神魂会在流转千万里之后回

到自己的躯体之内,届时体内的气象便可以说是「日新月异」。

只是裴语涵心中隐隐觉得有些古怪,因为虽然周围旷寂无人,但是她总是觉

得有目光落向了这里,她分出剑心四下搜查,却得不出答案。

而在她视野所不能到达的某处,一个相貌猥琐的道士小妖赤裸地坐在精美的

席榻之上,目不转睛地看着乳白色池子里那佳人隐隐约约的躯体。在他心中,最

美的永远是邵神韵,只是再美的女人玩久也总会腻,如今又一个绝色佳人闯入视

野,而去她不似邵神韵一般,可以随意采颉玩弄,那种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诱惑

力另下体龙根高高地昂首挺起,如绷紧之弓。

而他的身边,放着一个沙漏,细软的沙子缓缓流泻,沙漏即将漏尽。

他翻转着镜子,各个角度看着水中的那个佳人,恨不得此刻便冲过去,将她

从水中捞出,一顿奸淫。

就在沙子漏尽的那一刻,邵神韵走出了屋中。

情欲爆棚的道士小妖看到了那走入屋中的绝美女子,只是觉得邵神韵此刻看

起来比任何时候都来的美丽而诱人。

他一把将邵神韵拉到了身边,手覆上了那丰满的胸脯,隔着裙子大力揉动。

他看着那个流尽的沙漏,面容扭曲道:「方才你我约定,要是你在沙子漏完

前回不来,就要被我吊在殿中抽打,如今沙子漏尽,你未能及时赶回,可有异议?」

邵神韵淡然道:「神韵没有意见。」

她张开双臂,露出了一副任君索取的模样。

那山河镜中,陆嘉静的身躯上布满了密密的汗珠,在那梦境之中,她不知道

见到了什么,发出了哼哼的娇吟,而这娇吟彻底炸开了道士小妖的邪欲,他撕扯

着邵神韵的衣裙,道:「不要摆出这副清高的模样,方才我在你双腿之间涂满春

欲膏时,你可不是这副模样啊。」

邵神韵下意识地夹紧了一些双腿,口中哼哼地发出两声娇吟,她冰山般的面

容上,清冷之色渐转渐逝,自显媚意。

道士小妖哪里还能忍耐,他发疯似地撩起邵神韵的裙摆,从那泥泞的花径之

中取出了被淫水浸泡许久的弹丸,无数水丝牵扯而出,垂荡而下,诱人至极。而

那弹丸取出之后,花穴玉蚌却未合拢,而是半张着,可以看见嫣粉之间漆黑的穴

道,随着邵神韵的喘息,那花穴有规律地缓缓开合着,欲拒还迎。而就在不久之

前,其中还被道士小妖灌入了整整一瓶春欲散,这种号称天下第一的绝顶淫药,

仅仅是涂抹一些,就可让贞烈女子难耐情欲变成荡妇,何况一瓶。妖尊虽然道法

玄通,但是欢爱之时她是卸去了浑身法力的,和寻常女子无异。

道士小妖一下子将她扑倒在床上,手指伸入她双腿之间,骤然插入肉缝,飞

速地在花穴中进进出出,淫水在指间飞剑而出,那手指插入下体的一刹那,邵神

韵伸长脖颈,发出了一声高亢的娇啼,她也是压抑以后,那插入的手指如干柴烈

火一般将她的情欲瞬间点燃。她芊芊细腰一下子挺起,腰部上上下下地不停耸动

着,下体淫水喷溅达数丈。而她乳峰上的花蒂也挺立起来,隔着红裙便能看到那

坚挺的两粒。道士小妖隔着红裙抓住了其中一粒,大力揉捏,惹得妖尊娇喘细细,

露出了难得的放荡姿态。

在他强忍不住握着龙根要插入那紧致花穴之时,邵神韵忽然按住了他的胸膛,

她吐气如兰道:「把我绑起来。」

与此同时,盘在木桌上的一圈红绳如游龙般飞起,盘旋道邵神韵的身边,先

是缠住了邵神韵刻意负在身后的双手,接着以此为路径,一圈一圈地缠绕地起来,

而那个手法也很为奥妙,绳结之中呈现一个又一个的菱形,那红绳绕过美乳,没

有施加束缚,而那乳房根部传来的挤压,让她的乳头更挺立了些,最后那长长的

红绳缠绕尽她整个身体之后,搭在了那房梁之上,两端皆系着小腿,于是邵神韵

的双腿便被迫悬空一字码开,那柔软的三角地带下,小穴被破张开,如半张的檀

口,轻微颤动,气息温和。

「好你个贱奴儿,竟然自己动手将自己绑了起来?」道士小妖大笑道:「我

今天抽死你个贱奴儿。」

说完他又取出了一瓶春欲散,他不是涂抹,而是将瓶口直接塞入了她的小穴

之中,邵神韵发出绵长而尖锐的呻吟,她身躯轻轻扭动,柳腰款摆,那药性转瞬

触发,一股股野火窜上她的心胸,她清凉如雪的肌肤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邵

神韵俏脸潮红,半眯的眸子说不尽的迷离和诱人。

道士小妖取出一条紫红色的鞭子,先是往她的大腿上用力抽去,那鞭子声音

很大,抽打她的肉体上时会散成无数小鞭,每一根小鞭都如毒蛇一般,又被制造

者添加了许多淫邪之内,会潜移默化地影响那些受虐者的心智。

皮鞭一记记落下,痛感和羞耻的冲击之中,邵神韵体内的欲望和兴奋被不停

地唤醒,她娇躯扭动的幅度不大,但是脸上的容颜在平静与淫靡之中极力挣扎着。

「明明是婊子还要假装高冷?」道士小妖冷笑道。

他走到邵神韵的身后,鞭子刷得抽打在邵神韵敏感的臀肉上。

「嗯……嗯……啊。」邵神韵尽力压住自己的娇喘呻吟,身后的娇臀上,皮

鞭不停地烙印下痕迹。

用手打屁股和用鞭子抽打果然不同,大约十几下皮鞭抽打之后,下身被瓷瓶

堵住的花穴已经有水自边缘渗透出,将瓷瓶也浇得湿润,而那鞭子也有意无意地

抽打在了蜜穴的周围,虽然没有直接触及,但是每一下落下,钻心之感依旧令娇

躯颤动。在鞭打之下,她的身躯已经逐渐兴奋起来,没一下落鞭,喉咙口都按捺

不住地发出娇美的呻吟。

一代妖尊邵神韵就这样被吊在房梁上,浑身赤裸,被抽的哼哼唧唧,依旧扭

动身躯迎合着道士小妖的肆意抽打。

那娇臀之上已经落满了鞭痕,一片绯红,花穴泥泞泛滥,那药力也渐渐催发

到了极致。

「别打神韵屁股了,饶过神韵吧。」邵神韵哀声道。

「你自己不守时回来,抽死你也是你活该,居然还敢求饶?」

刷刷刷几鞭子毫无怜惜地落下。

邵神韵浑身颤抖,软语哀求道:「神韵再也不犯了,求主人饶过。」

道士小妖一鞭子直接抽打上了那花穴,啪得一声下,邵神韵娇躯震颤,仿佛

一股股电流自下体穿过,瞬间轰上脑门,她柳腰不停挺动,呻吟声玉下体的淫水

都如决堤一般,那瓷瓶子再也堵不住她的小穴,淫水大肆喷溅,洒满了床榻。

而山河镜中,陆嘉静像是感受到了什么,忽然也浑身颤抖,发出了一记若有

若无的呻吟。

方才一瞬间,邵神韵用了通感之术,将自身的感觉强加到了陆嘉静身上。

道士小妖目光发红,看了一眼邵神韵,再也忍耐不住,手一下子抓住了那丰

挺的奶子,邵神韵胸脯很是丰满,非但没有下垂,反而微微翘起,形状极美,那

胸前的蓓蕾已经挺翘得不成样子,轻轻一捏,便能惹得这位妖尊大声娇啼。

道士小妖挺起阴茎,抵到了花穴后,轻轻刮蹭了两下之后,一鼓作气,一下

插入了她的肉穴之中。

邵神韵脖子高高扬起,娇吟声哀转不绝,犹如一只濒死的天鹅。

寝宫之外,林玄言看着这一幕,他脸上没什么表情,下身却支起了一个小小

的帐篷,他不停地呼吸,压制着心中爆发的情欲。他实在无法想象,第一日见到

的那个睥睨天下的绝色美人,居然还有如此一面。

在他心中,邵神韵的风姿之卓绝生而未见,他甚至将她在心中作为了同道中

人。而如今看到这一幕,他不解遗憾懊恨之中,又生出了许多怜惜和佩服。

呻吟声像是他耳中爆发出的一声声惊雷,在邵神韵彻底来到高潮之时,他不

由自主地按住了自己下身高高挺起的肉棒,他心知不好,连忙转身快步离开。在

他离开的时候,邵神韵俏靥扭向了那一边,她下身如潮洪泻地,脸上却带着笑意。

战争与文明手游

拳魂觉醒

贪婪洞窟最新版无限金币钻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