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工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工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玄阳永夜第七卷永夜歌第八章玄阳永夜上

发布时间:2021-01-20 07:18:27 阅读: 来源:手工皂厂家

玄阳永夜

第七卷:永夜歌

第八章:玄阳永夜(上)

青竹玉颜微红,台上的徒儿此刻宛如当年玄阳祖师再临一般,解苍生于危难

之间,她的徒儿成了这世上的英雄,而她,更是英雄的师尊,甚是,以后会是英

雄的女人。

做尘儿的女人?青竹耳根已是通红一片,难道要向宁夜对她一样,自己与宁

尘做那恼人之事,一想起宁夜昔日对自己的百般调教,在自己身上百般驰骋,若

是尘儿也那般对自己,那自己又该如何自处呢?

慢慢的,青竹脑中不断浮现出昔日紫竹小筑之中的淫靡画面,那日青绝师兄

刚刚将那恶魔化为灰烬,自己急欲闭关逼毒开了院门阵法,却不料那魔头有再生

之术,自己灵力受制之下被那魔头得逞,整整七七四十九日,越想越恨,可恨意

之中竟是渐渐夹杂着一丝微妙的感觉,那些日子,真的那么不堪吗?若是换了尘

儿呢?

再生之术?青竹忽然想到什么,猛然收回心神,望着台上满是欣慰之色的宁

尘与众人,青竹警觉顿生。突然,天际黑云迅速笼来,只一瞬间便将那轮圆月笼

罩住,若无散着金光的玄阳耀人,整个蓬莱都是漆黑一片。

「小心!」青竹急声喊道,可惜仍旧迟了一步,电光火石之间,宁尘脚下的

烟尘骤然凝聚,原本已经化为灰烬的宁夜顷刻间再度现身,全身黑幕笼罩,顷刻

间便将宁尘笼成一团。「黑云噬月,上清界,再无白昼!」宁夜面色狰狞,凶相

毕露的大声吼道。

巍巍蓬莱,月色不再,玄阳金光不再,任何散发着些许光亮的事物都陷于一

片混沌黑暗之中,宁尘只觉体内玄阳气息不断衰减,本就战至力竭的他此刻更是

再难提起一丝灵力,只觉头脑昏沉,脚下一个踉跄,就此晕厥。

蓬莱仙岛黑夜永驻,但却并非不能视物。相反的,此刻的蓬莱七彩流光,灯

火辉煌。不断有奇形怪状之人携着巨礼前来蓬莱,他们是分散于上清界的各路妖

魔,此番前来只为参拜上清界的新主,这新一任极夜坛主以一人之力灭掉四大门

派,一统上清,令上清界再无白昼,真可谓魔门第一人。

而今日,这魔门新主广发极夜令,要在这蓬莱仙岛之上举办一场无遮盛宴,

一场极尽欢愉与美色的盛宴,将昔日高高在上的上请仙子置于身下,尽情玩弄、

淫辱,是无数长期被压制的妖魔鬼怪们的梦想,而今却要在此实现了。

「各位需将名帖礼品放置一楼,然后会根据品级领取相应女奴。」一声清冷

之音传过,众妖魔顺眼望去,却是一名红衣绝色立于眼前,气质优雅,容颜精致,

身姿挺拔,若不是她体内散发出的魔气修为骇人,只怕这群色中饿鬼早已扑了上

去。

「是,圣女。」众妖魔急忙上前行礼拜见,依言而行,将备好的名帖与厚礼

安置于一楼,自有门徒前来认领分级,分好品级之后,便随着舞韵音前往各自楼

层,修为低微的便自在二楼,高深一点或是礼品厚重的自可升到更高楼层,每一

楼层均有被宁夜等人所俘获的各派仙子,或修为被制无法反抗,或心智已逝调教

为奴,众妖魔只要入得楼中便可尽情享用,一时间娇呼四起,淫靡之音随处可闻。

而这临仙阁最高的楼顶之上更是风光无限,处处散发着酒色之气。金碧辉煌

的大殿中央,一根铁柱赫然可见,铁柱略微有些粗,粗到绑着两个大男人都丝毫

不见拥挤,宁尘与宁痴就这样被缚在柱上,昏迷不醒。

随着空中散发的靡靡醇香愈发浓厚,而殿上的娇吟之声更为清晰可闻,宁尘

幽幽转醒,这临仙阁大殿四周尽是烛光,宁尘只觉太过耀眼,一时之间不断眨眼,

强忍着刺眼的烛光望去,一时间目眦尽裂,朝着殿上众人吼道:「住手!」

顺着宁尘目光所及,却是一幅令人血脉贲张的淫靡画面,他最敬仰的师尊,

此刻衣衫尽落,被一名年过花甲的西域番僧压在身下不断抽送,青竹目光迷离,

眼角之处泪光滑落,任凭达宗在她身上肆虐,在宁尘倒下的那一刻,她的心已经

死了,她知道,等待着她们的将是无边黑暗的命运。忽然,她的目光有了些许神

采,宁尘醒来了,四目相对,青竹猛然惊醒,发了疯一般的扭动身体,摇头不已,

嘴上呢喃道:「不要,不要看。」

达宗顺眼望去,见那柱上动弹不得的宁尘喊叫,亦是咧嘴一笑:「宁尘公子

好福气咧,这般美艳的师傅留与我享用,我这便宜师傅当的过瘾咧。」当下胯下

抽送力度再起,一次一次的重击着青竹的花蕊圣地,令青竹娇呼不止。

「狗贼,住手!」宁尘歇斯底里的吼道,可达宗势头不减半分,而是嘴角一

扬,朝着一旁努嘴道:「你还是多关心下其他人吧,我与你仇怨不多,待你师尊

还会温柔些许,其他人就说不准了。」

宁尘顺着达宗努嘴方向望去,眼中怒火更盛,但见那恨之入骨的小王爷刘惊

涛早已冲着他淫笑多时,刘惊涛亦是全身赤裸,他昂首站立,说不出的威武,因

为他的胯下,号称紫云玄女的宁雪被强行摆成跪伏之状,刘惊涛自后而入,他龙

根不粗,但胜在悠长,这一番后入之下,却是令宁雪不甚疼痛,反而随着龙根的

深入,那后穴之中竟是说不出的充实酥麻之感。宁雪强忍着这番感触,宁尘当面,

她愈发觉得羞愧难当,只得默默将头埋在地上,两只雪白粉嫩的玉手撑着地面,

不断接受着后面这令她厌恶之人的百般羞辱。然而刘惊涛哪里肯这般轻易放弃羞

辱她的机会,一边自后不断抽插,一边俯下身子,一手扯过宁雪的秀发,将宁雪

精致的玉颜扭了过来,伸出作恶的舌头在宁雪侧颜上扫过一圈,接着扭过头来,

冲着柱上的宁尘张狂大笑:「哈哈,哈哈,宁尘,老子在玩你的女人,你看到了

吗?」声音近似癫狂,这位岭南新王记恨宁尘心切,此番终能尝到心中期盼已久

的仙子,又是在宁尘眼前,可以肆意羞辱于他,当下更觉畅快无比。

「他要看的人太多,哪里顾得上小王爷你。」一声阴邪之声传来,刘惊涛与

宁尘同时望去,却是另一侧的欧阳恒立大摇大摆跨坐于红椅之上,放声而呼,脸

色极尽得意之色,他亦是对宁尘恨之入骨,此刻,他的胯下,正跪着一名妙龄少

女,同样不着一缕,同样仙气莹然,不同的是,这少女温润如玉的靠在欧阳大腿

之上,一手轻轻托起欧阳那胯下巨龙,用自己的芬芳玉唇轻轻纳入,吞吐之间尽

是万般风情,口香四溢,舌灿莲花。

「师姐?」宁尘惊疑的望着这个曾经温柔端庄而不失气节的师姐,哪还有一

丝端庄之态,此刻她宛如一个下贱娼妓一般在男人胯下尽情服侍,恭顺异常。

「师姐的毒还未解开,我真该死!」宁尘痛心懊恼,遥想当日师姐与小玄一

齐受宁夜媚毒影响,始终无法恢复神智,便被安置在蓬莱疗养,可后一番大战而

下,媚毒未解,佳人又再次陷入敌手。

「小玄!」宁尘惦念到小玄的时候,一声清脆高亢映入耳中。「啊,啊,痛!」

在大殿的另一侧,宁尘强行扭过头来,顾不上身躯扭动的难受,因为他听见

了小玄的声音。而小玄的处境自然好不到哪去,娇弱的剑灵依旧是赤裸着身躯,

头上扎着的是熟悉的双麻髻,胸前坦露着的是两点嫣红,身姿娇小玲珑,但胜在

青春活力,可此刻她的活力却是体现在一头壮硕如牛的怪物身上,那鹰兀大腹便

便的躺倒在地,露出肚上那一堆肥肉,水桶般粗的大腿中间挺立着一根惊人的棒

槌,而他丝毫未因小玄的娇弱而怜香惜玉,而是硬生生的用双手将小玄固定在自

己的棒槌之上,起起伏伏,巨大的龙根不断深入着小玄的花径蜜穴,不断将本就

紧窄的穴口充盈壮大,伴着小玄痛苦的表情与呻吟,鹰兀兴奋的直挺起腰,双手

亦是越发用力的架住意欲瘫倒的小玄,不断向上抽送。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宁尘闭目而泣,自古邪不胜正,那为何上清一

界会变成这般黑暗?

「是不是感到一丝绝望?」熟悉而又令人恐惧的声音传来,令此刻的宁尘不

寒而栗,宁夜,这个与他血海深仇的魔头,本该是他剑下亡魂,而此刻,刀俎鱼

肉,宁尘只恨不能自我了断,因为他知道,面对他的,会是更加绝望的羞辱。

「哼,还有更加绝望的等着你。」宁夜咧嘴笑道,在宁尘瞪得老大的眼神之

下,宁夜自门外款款走来,而他双手齐横,一手环抱着一位绝代佳丽。左手一人

头系面纱,一袭白衣,宁夜有意要在宁尘面前摧毁一切,连水柔清的面纱都未曾

摘下便轻轻抱来,而右手女子却是红衣宫裙,虽是被强制拖抱而行,但依然难掩

其气质典雅,芳华绝代,自是有着「女诸葛」之称的观月师姐。

「不要,不要!」宁尘似是知晓接下来要发生何事,当下大吼道。

而宁尘的一番喊叫除了唤起宁夜的兴致之外,更是让水柔清与观月掩面而泣,

她二人修为被制此刻动弹不得,只得任由宁夜拖扯而行,宁夜径直行至那中柱之

下,微微朝着宁尘一撇,笑道:「你身边的绝色当真不少,除了在座的各位,到

还剩下这二位妙龄处子,你倒是正人君子,肯将她们的处子之身保留与我,哈哈,

师兄我,在这里谢过了。」宁夜边说边松开二女,假模假样的朝着宁尘行了一礼,

气得宁尘眼冒金星,几欲晕厥。

宁夜得意的蹲下身去,不再理会宁尘,而是专注的看着脚下的二女,水柔清

有着天下无双的容颜,宁夜轻轻摘下水柔清的面纱,伸出恶手在水柔清脸上来回

抚弄,水柔清虽是不断扭头躲避,但却是徒劳无功,反倒是更显刺激。而另一侧

的观月亦是端庄美艳,虽是长裙宫装,但曼妙无双的身姿却是不输旁人,宁夜咧

嘴回首笑道:「怎么样,蓬莱仙子,那日我便说会让你成我胯下之奴,今日我说

到做到,却不知你感想若何?」

观月气急,泪雨婆娑,一向智计过人的她此刻亦是乱了分寸,唯有别过头去,

无言以对。而宁夜却偏不让她得逞,一把扭过她的头来,令她再难躲避,宁夜大

嘴覆上,一把吻住这蓬莱仙子的清新玉唇。

玉唇初启,面对的却是无比憎恶的魔头,还是在自己心中的爱郎当面,观月

羞愤欲绝,可依旧无可奈何,只有不断扭动身姿以显示自己并非心甘情愿。宁夜

亦是不愿施展任何魔门媚功,眼下的他,不急于这一时调教,他要硬生生的痛苦

的折磨她们,折磨宁尘,反正玄阳已灭,极夜当道,他有的是时间调教这群傲骨

仙子。

「教主。」一声阴邪之音传来,却是打断了宁夜的兴致,宁夜松开大嘴,见

欧阳恒立一脸谄媚,转身道:「何事?」

「教主,属下对这南海仙子惦念有佳,昔日也是为了她而叛出师门,今日可

否让属下尝尝这南海仙子的味道?」

「无耻!」水柔清出言相啐,气得俏脸晕红一片。

「哦?」宁夜回身一顿,看着欧阳恒立和水柔清各自不同的表情,当下心中

欢喜起来,开口道:「今日无遮宴,就允你一次,不过此二女为玄阳传人最后的

气运,这开苞夺运之功,还需本教主亲为,你且稍待片刻。」

「那就先谢过教主了。」欧阳听得宁夜允诺,当下大喜,也不急于一时,回

到自己原先位置,抱着那柔情似水的宁烟仙子继续肏弄起来,仿佛要将这凌波仙

子当成水柔清一般,无情的发泄着自身的欲火,而一双贼眼,却是一直盯着宁夜

方向,他要亲眼目睹水柔清的开苞大戏。

「那,南海仙子,我们便开始吧。」宁夜突然伸手抓住水柔清的手腕,一把

把她揽在怀中,一只手放肆的按在她那圣洁的胸乳之上。

「你,混蛋,放开我!」水柔清大急之下,用力挣扎起来,但软绵绵的身子

被宁夜抱住,浑身上下虚脱得半点力气也无。

宁夜的手肆无忌惮的在水柔清的胸脯上抚摸游走,看着这清冷孤傲不输青竹

的南海仙子在自己的怀中与其他女子也并无两样,只得无力扭动着娇躯,宁夜亦

是倍感兴奋:「我知你性情孤傲,寻常男子见你一面都难,而今我不但看了你的

容貌,摸了你的奶子,待会儿还要插你,插得你欲仙欲死,哈哈!」宁夜拦腰抱

起依旧在奋力挣扎的水柔清,走至大殿之上硕大无比的温软玉床,「扑通」一声,

把水柔清扔到床上。

宁夜稍稍运功,一身长袍立时四分五裂,露出他精壮的身子和粗长无比的傲

龙,随着极夜心法的日渐强大,他的分身兄弟亦是有着显著变化,眼下的肉棒,

足以轻轻一入便深入玉穴,寻常女子不出几下便被调教妥帖,宁夜转过身来,但

见水柔清冷眼而视,虽是受制于他,依旧怒目冷傲,仿佛要吃人一般,眼中满是

火焰,宁夜一把扑了上去,狠狠抓住水柔清的秀发,提起她软弱无力的身子,一

手抓住她洁白的连衣仙裙,自领口向下狠狠一扯,衣带立时散开,露出里面雪白

丰满的乳房,圆润有力,雪白之中又暗暗生出一抹粉色,宁夜并未就此作罢,作

恶魔手再度向下攀援,一个发力,长裙起舞。散至空中,两条雪白紧致的玉腿立

刻暴露而出,水柔清不情愿的蹬踹着双腿的动作,反而更方便了宁夜将她靴子剥

下,春光乍泄的水柔清又羞又气,双腿本能地并在一起,手则护在双腿的交叉位

置,刚刚的傲气此刻变得消散许多,只余下眼中的愤怒,但身体不自然的向后抖

动已将她的恐惧展漏无疑。

「嘶啦」一声,水柔清的亵衣亵裤被宁夜硬生生的扯成两瓣,宁夜淫笑一声,

将亵裤在手里转了两圈,在鼻尖嗅了一嗅,故意调笑道:「仙子就是仙子,连亵

裤都别有一番风味。」紧接着一手探入水柔清两腿之间,暗暗运出一股魔气,这

魔气并未春药,只是仅仅将水柔清夹紧的双腿渐渐松弛下来,水柔清不由自主的

将玉腿自己掰开,少女的神秘花穴赤裸裸的暴露在宁夜面前。

「柔清美人儿,这样张着腿,是不是很想我肏你啊?」宁夜淫笑着。面对着

床上赤身裸体的仙子,胯下神龙傲然挺立,充分勃起,青筋盘绕,龟头涨大,发

出暗紫色的淫光。一把抓住水柔清的脚踝,将佳人拖拽到床边,很随意的把两条

粉嫩的秀腿再向外一掰。再向前一抬、一压,而水柔清两条光溜溜的玉腿便自然

的随着宁夜的姿势而向两边高高叉起,举向空中。

宁夜仔细的欣赏着水柔清朝天大开着的玉穴圣地,浓密乌黑的杂草丛中闪烁

着粉红的珠贝,紧缩的菊花花蕾一览无遗的暴露在眼前,宁夜将巨龙顶在仙子诱

人的屄缝上轻轻摩擦着,随时都可以轻启玉门,直捣黄龙。

宁夜回头朝着已是面无神采的宁尘望了一眼,大声嗤笑道:「师弟,你送给

为兄的第一份礼,师兄我,收下了!」

「不,不!不!」水柔清发疯似的扭动着身躯,双脚徒劳的蹬踹着,一头披

散的秀发随着挣扎在空中不停甩动,这位曾经清高孤傲藐视众生的南海仙子,实

在不甘心被宁夜夺取她的处女之身!

「不,不!」宁尘亦是发疯的扭动着,被缚在铁柱之上,再难有所施为,虽

是见到了众女的惨剧,可再要见到心中挚爱被这恶魔所破身,亦是愤怒无奈!

但是,宁夜根本没有给他们任何机会。他稍稍调整了一下姿势,下身猛一用

力,巨大肉棒顶开两瓣紧闭的花唇,肏了进去。

「好爽!」宁夜只觉水柔清的肉穴紧紧的夹住肉棒,说不出的舒爽受用,这

时,一层阻碍稍稍挡住了宁夜前进的步伐,他兴奋异常,知道这便是仙子圣洁的

象征,宁夜后退少许,憋足一口气,腹部猛地一挺,「啊——」。

水柔清发出一声长长的惨叫,娇躯被这一顶肏得向后一荡,全身玉体软肉崩

得紧紧的,脚背也弓了起来,强大的冲击令她紧闭的处女圣地再也无力抵抗,被

肏破圣洁之膜的神秘花园,就这样在爱郎眼前被宁夜一插到底。

于此同时,宁夜精壮的身子「啪」的一下,狠狠的撞在水柔清的跨肉上,粗

大的肉棒紧紧插进玉穴深处,宁夜用脚尖蹬着床沿,臂膀扛着水柔清两腿用力下

压,努力的将肉棒往里面、最里面、再最里面深深插入,贪婪的占有着水柔清花

房深处的一切。

身材高挑的水柔清在交合中还是被宁夜的身躯所掩盖,这样的姿势,使得宁

尘只能看见压在佳人身上的宁夜,还有两人下身交合之处的一切动作,水柔清的

鼻子刚好被宁夜压在身下,她努力将头扭向一侧,逃出一丝空间,艰难的呼吸着,

可刚刚逃出来,便却是与柱上的宁尘四目相对,一时间悲愤欲绝,不知所措。

肏弄许久,宁夜缓缓抽出肉棒,水柔清终于将紧绷的身子松弛下来,瘫软在

地,目光呆滞。而宁夜却并未有放过她的想法,抽出肉棒仅仅只为朝着宁尘得意

一番,他故意将水柔清翻转过来,让水柔清的头正朝着宁尘方向,同时又将佳人

的玉臀高高抬起,大手一挥,却是在她臀侧狠狠一拍,「啊!」水柔清一声惨呼,

宁夜哈哈大笑:「这便痛了,待会儿还有更痛的。」一只手将水柔清的秀发狠狠

压住,自己跪坐在仙子身后,一个挺腰,那粗壮硕长的巨龙竟是顶在了水柔清的

后穴之处。

水柔清仿佛意识到什么,本是瘫软的身躯再度疯狂摇摆,口中不断呢喃:

「不要,不要!」宁夜一手控制住她不断扭动的身躯,朝着柱上的宁尘喊道:

「她的前面,我收下了,她的后面,我也要!」当下再度奋力一挺,将等待许久

的巨龙完全插入了仙子的后穴之中。

这样极其淫荡下贱的姿势被凌辱,水柔清只觉万念俱灰,一向高傲的她无论

生理爱上心理上都是濒临破碎,终于,在宁夜狠肏一阵后,竟是情不自禁的随着

宁夜巨龙的抖动而扭动起来,渐渐的,嘴里亦是发出轻微的呢喃之音。

「南海仙子,是不是从后面肏你更爽一些?」宁夜一边肏弄,一边伏在她耳

边,不住的挑逗起来,双手同时在她白雪一般的臀上软肉处抚摸揉弄。

「啊,啊!嗯,嗯!」

水柔清低微的呻吟愈发剧烈,同时雪白的肉体猛烈抖动,宁夜明显感受到仙

子子宫深处喷出阵阵热流,肉壁更是紧紧收缩着夹住自己的分身,无比舒适,差

点令并未行功的自己喷射而出,宁夜知道这是水柔清的高潮来临,他不甘于就此

作罢,急忙抽出分身,咬紧牙关,深吸一口气,稳住阵脚。

「噗渍」一声,肉棒再度插入水柔清的蜜穴之中,这一次插入比起初次的破

瓜明显不同,宁夜能明显感受到此刻蜜穴之中的软润舒滑,显然,这南海仙子的

琼浆玉液已是渐渐溢出,伴随着高潮来临,花芯之处已是泛滥成灾。

宁夜的肉棒一次又一次深深地插入清冷仙子的神秘花房,伴随着肉棒的每次

往返都发出肉体撞击之声,高潮迭起的水柔清被宁夜肏得声音愈发响亮,「啊,

啊,啊!」呻吟销魂,就连在柱上的宁尘亦是清晰可闻。

宁尘不可置信的听着水柔清的阵阵呻吟,望着高潮迭起的她被宁夜肏得忘情

融合,雪白的玉臀努力的前后挺动,迎合着宁夜的深插浅出,突然,宁夜抓住水

柔清的脚踝,用力的向后一拉,没有任何准备的水柔清「啊」的一声,身子被宁

夜完全架住,宁夜抬起仙子的雪白玉腿,架在腰间,头低脚高,水柔清急忙用手

驻地护住上身,而宁夜的肉棒亦是再次贯入,抽送十几下之后,宁夜一边肏弄,

一边向前走动,而水柔清只得靠着一对玉手强撑着行走爬行,甚是狼狈。

「我,我不行了,放过我吧,求,求求你。」

水柔清被肏得「咿咿吖吖」的呻吟娇喘,抽泣不断,终是再无傲气,忍不住

求饶起来。

宁夜丝毫也不怜香惜玉,在水柔清可怜巴巴的求饶声中,又粗又硬又长的肉

棒反而插得更深,插得更猛,几乎每一次都干到了花芯最深之处。

欧阳恒立看着眼前这一幕,眼珠瞪得老大,谁能料想,昔日孤傲无双的清冷

女神,冠绝于世的南海仙子,此刻就这样光溜溜的被剥的一丝不挂像一条母狗一

样在床上哀求着、呻吟着、喘息着,在床上一边爬一边被男人从后面「咕叽咕叽」

的操个不停。

水柔清绕着床沿转了几圈,修为尽失的她体力渐渐不支起来,到了第三圈的

时候,再也无力支撑,双臂一弯,「扑腾」一声,上身软绵绵的倒在床上,而宁

夜却不管不顾,就地继续用这个姿势肏弄着瘫软在地的水柔清,而被肏弄多时的

水柔清每被深入一次,便会情不自禁的哼叫一声,交合渐入佳境,越来越强烈的

快感来袭,终于,在似真似幻的高潮幻觉中,水柔清到达了顶端,爽得直打哆嗦,

宁夜感受到下身仙子的颤抖,停止了运动,将仙子转身搂入怀中,这时的水柔清

花芯猛烈喷射出一阵阴精,由于下身被宁夜的巨根封堵,大量的爱液便只有在自

己的身子里面不断流淌,润滑着宁夜的巨龙。

高潮过后的水柔清软软的伏在宁夜的胸前,身子不时的颤抖着,浑身上下汗

水淋漓,她慢慢回过神来,回忆起刚刚发生的一切,羞得无地自容,立时扭头,

不敢看宁夜,更加不敢看那上空盯着自己的宁尘,可这一扭头,便又能清晰看见

下面的情景,宁夜粗黑茂密的阴毛与自己同样繁密的花丛糅合在一起,在自己雪

白的双腿之间,那属于两个人的草丛之间,一根巨硕无比的男人凶器正缓缓插入

自己的蜜穴洞口,两片蜜唇被粗硬的巨龙撑得大开,那淫靡的景象羞得水柔清赶

紧闭上双眼。

宁夜得意的淫笑着,双腿紧紧蹬着,下身死死顶在水柔清的阴户之上,将坚

挺的巨龙全力送进玉壶最深之处,使两人下身完全合二为一,再无彼此,而那根

深入玉壶的巨龙,在花心深处可怕的膨胀着、勃动着甚至不断生长着,已将火热

的龟头抵上了子宫颈口,水柔清心房一阵颤栗,她万万想不到被这恶人凌辱竟是

这样一番滋味,噬魂入骨,叫她酸麻难当。

便在此时,宁夜的头忽然低了下来,将脸贴到佳人脸颊之上,没了面纱的水

柔清再无遮挡,任由他耳鬓厮磨。原本紧抱着佳人的肩膀的手臂更是用力一箍,

将两人的上身紧密贴合,随着宁夜身子一阵痉挛,整个身子连连哆嗦,里面那坚

硬的巨龙紧密的顶在仙子的子宫颈口上并开始了急促的勃动。

「这是?」水柔清还未反应过来,已是来不及了。

宁夜有力的身躯像蟒蛇一样紧紧盘住了她的玉腿,大腿压在了佳人的脚踝之

处,腰跨稍一凸顶,便牢牢架住了水柔清扭动不休的身子,随着宁夜最后的全力

一击,小腹一阵有力的收缩,伴随着巨龙急促的抖动,水柔清听到了下面交合之

处有节奏的传来「滋、滋、滋」的声音,一股股的精液通过巨龙中心注入到自己

的蜜穴之中。

浓浓的精柱饱满而迅疾,犹如利箭一样急速而无情的直接射入到水柔清的子

宫,像积蓄已久的火山喷发,源源不断的浓精涌向着仙子身体的深处,手足无措

的水柔清直接被滚烫的精液射的俏脸润红,全身颤抖,刹那间。水柔清已是香汗

淋漓、娇喘连连了。

宁夜舒爽一阵,分外满足的抽出了久未见光的巨龙,伴着一阵处子殷红,伴

着一阵浓精蜜液,巨龙刚刚离开玉穴,水柔清便是一阵颤抖痉挛,模样甚是旖旎。

本以为宁夜已是发泄完了,水柔清急喘之下终是得到一丝休息,哪只宁夜顷

刻间又是站了起来,水柔清吓得连连后退,倒是叫宁夜一阵好笑,「怎么?也有

你知道怕的时候?」当下一手拉着她后摇的身子,一个探步便将身子移到水柔清

玉首之处,将湿漉漉的巨龙移到水柔清的玉唇之侧。

一股腥臭扑鼻而来,此刻伴着爱液与处子鲜血的恶棍在水柔清眼前不断摇晃,

她只觉一阵天旋地转,「你,你还要作甚!」,当下愤怒再起,朝着宁夜怒吼道。

宁夜却是不管不顾,却是扭头望了柱上的宁尘一眼:「师弟,这仙子后穴甚

是舒畅,为兄现在来收取她的唇舌之道,只要是你心爱的女人,前边、后边、嘴

上,我全都要!」说完放肆一笑,一手扯起水柔清的长发,痛得她张嘴疾呼,而

玉人芳唇张口的一刹那间,宁夜长剑及第,叩关而入,顷刻间,这根硕大修长的

肉棒完全占有了水柔清的香唇。

「呜呜,呜呜!」宁夜笑意盎然,肉棒在佳人嘴中不断顶撞,痛得水柔清白

眼频繁,突然,水柔清眼中一丝狠色闪过,双牙一紧,狠狠的咬在宁夜的肉棒之

上,肉棒覆嘴,本就是最软弱的地方,若是换了旁人,就算是水柔清软弱无力,

此刻亦是不死也残,哪知宁夜丝毫不以为意,当水柔清银牙暗咬之时,忽觉这肉

棒坚硬无比,竟是震得她玉齿生疼,绝望,自己最后一丝的反抗都化为虚无,水

柔清一时间双眼发懵,任凭着宁夜的施为作怪。

宁夜哈哈一笑,也不多做纠缠,抽插数十下便觉巨龙再度昂首,撑得水柔清

不断的晃动娇颜玉首,颇为难受,宁夜轻轻抽出了还带着一丝水渍的龙根,朝着

一旁艳羡不已的欧阳恒立大喇喇的喊道:「来,你的梦中女神,到你了。」边说

边将怀中佳人向前一送,欧阳恒立急切的张口双手,佳人瞬时入怀,温香软玉令

他淫光大盛,这一刻的梦想成真,再无阻拦。

3DQQ斗地主

妖游记

弑沙天下安卓版

卓越传说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