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工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工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田之荒作者不详完

发布时间:2021-01-20 08:40:42 阅读: 来源:手工皂厂家

经过一天的忙碌生活后,外劳阿来骑着脚踏车准备从工厂返回宿舍。

此时正值夏末初秋,晚风凉爽宜人,一路上阿来一逼愉快的哼着家乡的歌一边想着明天领到薪水后要带同乡的女友阿琳一起出去吃饭,嘴角不自觉的扬起幸福的笑容。

在抵达宿舍之前,阿来会先经过一块农地,但因为没人耕种的关系,早已荒废多时,今天却不知道为什么有一老翁拿着锄头在田中央翻土。虽然感到奇怪,不过一身疲惫的阿来也不做多想,稍微瞄了一眼后就继续骑着车回宿舍。

「主灌,泥没恩太湾任狠齐怪捏,拿么晚了海不睡脚,海要下舔喔?」(主管,你们台湾人很奇怪呢,那么晚了还不睡觉,还要下田喔?)带着家乡口音的阿来将刚刚看到的事跟主管昆财说.

「你也看到啦?」听阿来说完后,昆财一点也不惊讶这么晚还有人在耕田,甚至还反问阿来那名老翁是不是长得什么样、穿什么颜色的衣服。

「堆、堆、堆,泥怎么之刀?泥爷看郭?」(对、对、对,你怎么知道?你也看过?)说中了外貌就算了,想不到昆财连衣服颜色都说对,阿来还想说那名老翁是不是都不换衣服啊?

「唉……我跟你说,你撞鬼了……那个老先生已经死好几年啦!」叹了口气后,昆财说出事情的真像,这一听可把阿来给吓坏了。

「什、什、什么!鬼?真的假的……」阿来吓得差点站不住脚,没发现这一吓却让他的国语标准了许多。

「放心,他不会害人的,不用那么紧张啦!」看阿来摊软在地上,昆财将他扶坐在椅子上,顺手递了根菸给他。

「呼……遮里发生郭什么师吗?(这里发生过什么事吗?)」抽了口菸压压惊后,阿来反而好奇起老翁的背景。

「我也是听人说来的,是不是这样我不知道,你听过就算了……」昆财吸了口菸,慢慢地对阿来说出那片土地上曾经发生过的事。

老翁名叫李金水,几年前是这一带的大地主,拥有好几甲的土地,虽然早年丧偶,不过还是靠着耕作、努力的拉拔起两个儿子俊男及俊雄长大,并在现在已经荒废的那片农地旁盖了栋相当气派的别墅跟儿子们一同住在里头共享天伦。

随着两个儿子渐渐的长大成人,金水也老得管理不了那么大的农地,遂将名下的土地平均的分给两名儿子,想让他们继承家业.

不过,可能是嫌弃当农夫太过辛劳,而且又赚不了多少钱的关系,俊男及俊雄两人先后都跟金水表示不想当农夫、想到邻镇的大工厂上班。

虽然儿子不愿继承家业让金水感到相当的无奈,不过金水自己也知道当农夫的辛劳,几经考量下,金水决定成全儿子们的心愿,让他们到外地上班,留下的农地则出租给人耕作。

然后又过了几年,长男俊男跟工厂的同事桂凤结了婚,未怕自己跟弟弟外出上班时无人照顾家中年迈的老父,于是俊男要桂凤辞去工作,代替自己留在家里陪伴父亲. 而桂凤从小就失去了双亲,深知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于是便答应了俊男会好好的服侍公公。

虽然桂凤是个乖巧孝顺的媳妇,做起家事来手脚相当的俐落,照顾起金水来可以说是无微不至,不过这些对金水来说却有些困窘,毕竟金水虽然老了,但还没有到需要人全天候照料的地步,加上自从妻子过逝多年,家里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女人了,加上因为在邻镇工作的关系,俊男及俊雄不方便来回通勤,一个星期才会回来一次,长时间的跟桂凤这样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下,金水也不禁的开始对桂凤动起歪脑筋。

一开始,金水只是藉机摸摸桂凤的手、拍拍她的屁股吃点豆腐,不过久了之后开始满足不了心中的欲望,除了有意无意的触碰桂凤的胸部外,更趁着桂凤洗澡的时候靠着事先挖好的洞在墙外偷窥. 而入浴中的桂凤哪想得到自己的公公就在墙的另一头偷看自己洗澡,没一会功夫的就在金水的眼前脱去了全身的衣物。

脱得一丝不挂后,桂凤打了些水在身上,跟着在身上抹起香皂来,也许是自幼家贫的关系,桂凤长的相当的清瘦,阴毛似乎也稀疏的可怜,仿佛像个未经人事的少女。虽然如此,桂凤身上该凸的地方还是没有少,令人难以想像包覆在衣物下的一对酥胸竟然像两颗馒头一样的大,随着桂凤的抚摸,胸前的两粒淡褐色乳头慢慢地跟着充血了起来。透着迷蒙的水蒸气,此时的桂凤增添了不少诱人的气味,看得金水是春心大动,连久未勃起的肉根都肃然起敬。

本来,金水以为偷窥桂凤洗澡、打打手枪冷静一下就没事了,毕竟自己的身份还是她的公公,不能做出违背伦理的事。不过随着偷窥次数的增多,金水发现光靠自慰已经满足不了他对桂凤的欲望,脑子里整天都是桂凤一丝不挂的诱惑着他的画面,分辨不清现实与幻想的金水最终还是敌不过心里对桂凤的欲火、决定对她出手了。

这天,趁着俊男与俊雄皆不在家时,金水偷偷摸摸的来到了桂凤的房间. 因为刚从市场回来的关系,桂凤流了一身的汗,黏腻的不适感让桂凤想换下一身湿淋的衣物,才刚脱下上衣时却发现有人冷不防的从身后抱住了她。

「唔!」还来不及惊呼,身后的人就用手掌捂住了自己的嘴,桂凤只能发出简单的气音。

「不要怕,是我。」听到声音后,桂凤马上就判断出抱着自己的人是公公金水,只是……为什么?

「阿凤……阿爸已经受不了了,一次就好……你让阿爸干一次好不好?」金水一边说一边放开捂在桂凤嘴上的手,并慢慢地朝桂凤的胸前袭去。

「不……不行!」趁着金水不像刚开始时那样熊抱着自己,桂凤转了身挣脱出金水的怀中,用手护着只剩内衣的上半身。

「阿爸,你在想什么?我是你的媳妇啊?我们怎么可以……做那种事?」「阿凤,阿爸从来没有这样求别人,拜托你,一次就好,我不会跟俊男他们说的。」「这不是这个问题啊!我是俊男的老婆,又是你的媳妇,我们本来就不能发生这样的事……你赶快出去啦!那我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桂凤激动的说着,就连胸前遮掩不住深沟也跟着喘息而激烈的上下起伏着,看在金水的眼里无异是火上添油,心想既然拉下老脸来劝说的方式无用,干脆就用最直接的方式吧!

欲火焚身的金水一把拉住了桂凤后粗鲁的直接将她甩到一旁的床上,跟着自己也扑了上去,趴在桂凤的身上不停地狼吻着。

「不要!不要!放开我!呀!啊……」桂凤朝着发了疯般的金水就是一阵搥打,不过金水没有多加理会,一手抓住了桂凤的双腕一手将桂凤的内衣直接往上拉,露出了桂凤一对深藏不露的白晰大乳房后,金水迫不及待地马上就朝乳头的部位吸吮过去。

「呜……阿爸……求求你……放开我……」纵使桂凤已经哭得满脸泪珠,金水却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一边粗鲁地用着长满茧的手掌不停地搓揉桂凤的奶子,一边将桂凤的裤子及内裤一起拉下。

即使桂凤奋力的挣扎,像跟金水拔河一样拉扯着自己的裤子,但始终还是敌不过如野兽般的金水,没两下就被自己的公公给扒个一丝不挂。金水也跟着将自己的衣服给脱个精光,虽然身上满是松弛的赘肉,不过胯下那早已硬得像根钢筋的肉棒可不比年轻人差,现在看在桂凤的眼里无异是比刀还可怕的凶器。

压抑不住兽性的金水再一次的又扑到了桂凤身上,虽然已经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没有跟女人相好了,不过这不会影响他找到桂凤的嫩穴口,将已经涂抹上口水的粗大龟头准确的对准了后,金水毫不留情地就把肉棒一口气全部插入桂凤的体内。

「呀!啊啊啊……」桂凤发出凄厉的惨叫声,除了因为干涩的阴道内突然被人强行插入所带来的疼痛外,桂凤狭窄的肉壁一时间也无法适应金水那粗大的肉棒,强烈的疼痛及仿如火烧的灼热感反覆的刺激着桂凤的下体,使得桂凤有一段时间还以为自己的阴穴整个裂开了。

[ 此帖被枫椛樰枂在2016-05-16 00:19重新编辑 ]

幻剑修仙

模拟城市我是市长

率土之滨手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