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工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工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生物原虫64豪门无亲情

发布时间:2021-01-20 11:24:00 阅读: 来源:手工皂厂家

64、豪门无亲情

隔天我还没睡醒,妈妈推我道:「小俊,我去上班了啊,粥在锅里,给你一

个手机,饿了的话你就叫点外卖。」

我迷迷糊糊地点点头,又睡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已经日上三竿,吃了点东西,坐在家里看着电视。

随意开着频道,其中一个频道正在放着一个有关警匪的片子,片中的匪徒从

墙根处扒着排水管道,蹭蹭几下就沿着管道上了顶楼,楼下追踪而来的警察也分

出一个跟了上去。

看到片中的警察,我倒忽然想起来了,似乎上次查询三竹帮资料的时候,郑

桐提到了什么『不关我的事』,当时因为急于查找三竹帮的案卷,我的头又很疼,

就没有仔细询问这件事情。

现在闲下来了好好想想,最近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大概也就是枪击案了,说

不定他所说的就是这件事。

想到这里,我再次进入感应状态,在众多感应点中寻找着,现在就是这个很

糟糕,感应点太多,没有特殊的记号,除了妈妈外,想要找一个特定的感应点十

分困难。

我找了大概有十分钟左右,还是没有确定郑桐的位置,我心里有些焦躁,他

既不在家里又不在单位,今天又不是休息日,不应该啊。

趁这功夫,我顺便看了看妈妈的感应点,她似乎是在吃午饭,在她周围找了

找,找到孙明的感应点,从目前的连接情况来看是没有什么问题的,等我上了学

还是要找他具体谈谈。

在感应点中胡乱地找着,逐渐已经出了市区往开发区的方向去了,不经意间

套上了一个好久没有想起来的人——魏襄!!也是凑巧,他正好在照镜子,不然

我还不知道这个感应点就是他。

嗯…想起来也是啊,自从那件事之后,我几乎就再没有找过他,我还想从他

那里知道那种抑制原虫能力的药剂是怎么制作出来的呢!

魏少…好久不见啊…我心中想道。

镜中的魏襄愣神了一会,有些惊恐地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人然后他脸上惊

恐的表情忽然变成了又是欣喜又是犹豫的表情,然后张嘴不知道说着什么,可惜

我一个字也听不见。

我擦…我给忘了,现在视觉和听觉最好只选择一样来连接,不然就会头疼眼

花耳鸣了。

下达了连接听觉、断开视觉的指令后,眼前黑了下去,魏襄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有时间吗?我正好要找你,小俊,额不是,俊哥。」他的声音也是带

着忐忑。

你找我有什么事?我想道。

「这个事情…比较复杂…」他犹豫道,「最好是能由我当面跟你解释,目前

的这种状态…我很难说…你…我能去你那里吗?」

我想了想,觉得最好还是去药厂里看看,从目前的连接状态来看,原虫的控

制力还算稳定,只控制魏襄应该不成问题,道:不必了,你如果在公司的话,我

去你那里。

他又是一愣,但脸上倒是显得很开心,点头道:「好!好!要派车去接你吗?」

我摇头道:不用了,一小时内我到那里。

他又是点头:「好!好!我去门口等你!」

换上衣服,推上我那辆自行车,我就向开发区奔去。

开发区还是有点远的,不过就我目前的体力来说,那都不算事,骑了不到四

十分钟就已经遥遥看到了睿辉制药的名字,又冲着那个方向骑过去,在隔着一条

街的地方,一个不是很大的公司名又出现在我面前——姿尔芙!

这就是陆洁的那个公司吧?等会有时间的话要不也来这里看看陆阿姨?

想着想着,就已经骑过去了,一个转弯,又骑了五分钟,总算来到了睿辉的

门口。

魏襄倒是没有食言,真的站在门口一直四下张望,在看我从哪个方向过来。

「魏公子…」我不咸不淡地喊了他一句。

魏襄猛一回头,看到是我,激动地跑了上来,握住我的手不住摇晃:「小

…俊哥,你可算是来了!走,走,到我办公室去说。」

说着,他主动扶着我的自行车推进了公司大门,那保安一直瞪着眼珠看着我,

满是惊讶。

进了他的办公室,他警惕地四下看了看,这才关上了办公室的门,还顺手拧

上了锁。

我心中奇怪,坐到房间里的沙发上,冷声道:「怎么?怕我跑了?还有埋伏

吗?」

他连忙摆手道:「不,不,不是…你…俊哥你千万不要误会,我跟孙明他们

不是一路人,只是以前公司刚建设的时候在地皮上我家欠了孙局的人情,孙明找

到我,我也不能真的拒之门外。」

他倒是很识趣,一来就先把自己的关系给撇清了,我冷哼一声,不发一言地

看着他表演。

他似乎也看出我不是很相信,叹气道:「我做了那种事,也是为虎作伥,你

不相信我也是正常的,唉…难啊…我如果知道俊哥你有这种能力,打死我也不会

帮他们的,我也不敢得罪这些二世祖啊。」

我微微点点头,这话我信,以三人组的脾性,威胁一下他倒也不是不可能,

而且严格说来,他是帮他们做了那个药剂,但是后来的事情他并没有参与,从他

当时说的那句话来看,他更像一个研究人员,不像一个恶霸。

「行了,那件事先放一边吧,你告诉我是怎么研究出那东西的。」我抱着臂,

打断他的话语。

「哦,是,是。」他点头道。

当时,孙明将我给他们的那些液体拿给了魏襄,跟他说里面有什么未曾发现

的东西。

一开始,魏襄自然是不信的,但架不住他软磨硬泡的,甚至还用了些威胁的

手段,并且告诉魏襄,只要把这东西要是研究透了,绝对能让他得到公司的大半

股份继承权。

魏襄经不住这种诱惑,便帮助他们进行了一些检测,得到的结果令他大为震

惊,他发现在这液体中有一种从没有见过的微生物,这种微生物及其细小,已经

达到了纳米级,在那一小瓶的液体中就拥有庞大到不可思议的数量。

他与孙明等人进行了一些交流,不过孙明他们似乎并不想多说什么,所有的

话都用纸写下来然后交给魏襄,几人相聚在一起都十分诡异。

我一直搞不懂为什么当时明明对三人组进行了感应,却经常感应不到,或者

感应到了都是漆黑一片,现在才算有些明白。

这四人真的是让我很意外,多才多艺啊,他们竟然会盲文…几人的交流完全

用盲文进行,在交流过程中全程带着耳塞眼罩,只把要说的话用盲文写下来,然

后进行交流。

没想到啊,真没想到,我以为原虫无所不能,竟然这么轻易就被他们几个给

破解了,看来我还是太大意了。

经过一番交流,魏襄大致知道了原虫有什么能力,传播过程是怎么样的,之

后的研究就全由魏襄来进行了,因为一开始他身上并没有原虫,我自然是不可能

知道有这样一个人在对原虫进行研究,才导致了那次事件的发生。

不过我也算因祸得福,既和妈妈琴瑟和鸣了,又使原虫的能力得到了提升。

「你要相信我啊,俊哥…」魏襄说完,紧张地看着我,「我和他们真的不是

一路人,我完全是从科研的角度出发的,为了能…」

他停住不说了,我冷笑道:「为了能继承公司的股权?」

他叹了口气,缓缓点点头。

「那你在原虫身上还发现了什么?」我问道。

「原虫?」他疑惑道,「你是说那种虫子的名字叫原虫?」

我点点头,示意他回答我的问题。

他喃喃道:「原虫…纳米级原虫…难怪了…难怪了…」

「魏襄,回答我的问题!!」我提高了音量道。

他一个激灵,忙道:「我…抱歉…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一遇到研究方面的事

情就容易沉浸到里面去。」

他擦擦汗,继续道:「我发现那种…原虫十分活跃,而且对机体有难以言喻

的益处,从孙明他们的描述来看,似乎是可以增强他们的性功能,而且…」

他又停下不说了,我也不接话,又得他继续说。

他看我似乎并不想催促他,只好又道:「而且…他们说你可以控制他们,甚

至说只要碰过那瓶子里的东西就有可能被控制,当时我就认为应该是这些原虫在

他们体内,抽取了血液样本发现果然他们体内也有原虫,而且活跃度比那瓶液体

里的更高。」

「后来我就对这些原虫进行了研究,我发现那瓶子里的原虫活性丧失得很快,

他们拿过来之后没到十小时,瓶子里的原虫基本都已经失活。」

「说常用语。」我说道。

「额…就是死光了…」他说道。

嗯?瓶子里的原虫都死光了?不会吧?如果是那样的话,姿尔芙的护肤品岂

不是早就没用了?

「死光了?」我疑惑道。

他点头道:「对,就是死光了,但是血液样本中的原虫却活得好好的,过了

一周都照样有活性。」

「哦?那这是为什么?」我确实糊涂,因为我也看不到原虫,所以也不是很

清楚他们的活性周期是多长时间。

「一开始我也很迷茫,后来经过对比实验,我发现原因出在载体上。」他说

道,我没有插话,因为我听不懂,让他继续说下去。

他继续道:「孙明他们拿来的瓶子里,原虫的载体主要是清水,这种原虫很

奇怪,更类似于平常生物,也就是说,需要进食,不过我不是很清楚他们的具体

食物是什么。」

「在清水中,原虫的自身消耗非常大,又得不到外部的营养,所以一般在2

4小时内就会很快消亡,但是在血液中,原虫自身的消耗就急剧减少,而且能从

血液里得到某种难以理解的营养补充,就可以保持很长时间的活性,从理论上来

说,如果有足够的外部营养,原虫就能一直保持活性。」魏襄道。

嗯…这倒是个新发现…到底是做研究的,他所说的这些东西,光靠我自己思

索,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来啊。

「你的意思是…原虫保持活性需要营养,那原虫的繁衍呢?」我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他怔住了,想了好久,才缓缓道:「这个…原虫的繁衍机制

我还不清楚,就目前来看,我的研究中还没有出现原虫繁衍的情况,所以也说不

清楚,我只能从我已知的知识范围进行推测。」

「那你把你的推测说一下吧。」我说道。

「我怀疑…原虫是无性繁殖,也就是自体分裂产生后代。」魏襄道,「这是

一种原始的繁衍方式,坏处就是变异性减少,好处是稳定,也就是子代与母代的

基因链是完全一致的,减少了基因链的变异,但是对物种多样性没有好处。」

我挤了挤眉头,摇头道:「你不用给我讲这些,我不清楚。那为什么你观察

的样本里没有出现繁衍?」

魏襄摇头道:「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最大的可能就是营养物质不够,

在对原虫的对比实验中,如果用正常的营养基,可以保证原虫活性不失,但促进

繁衍的营养基我还没有发现。」

我点点头,心中反倒有些了解了,反问道:「你试过用血吗?」

「啊?」魏襄一惊,然后又道:「你是说用血基培养?」

血基?应该就是他说的营养基吧?我想道,于是便点点头。

他也缓缓点头,自言自语道:「不错,我确实没想过用这个。」说着说着,

他就陷入了沉思。

「那你现在讲一讲,那种药剂是怎么生产的吧。」我问道。

魏襄从沉思中回过神来,脸上明显带着兴奋,他点头道:「发现原虫需要营

养基的时候,我就针对这种特性逆向研制了一种药物,可以抑制原虫的活性,大

概…大概…」

我脑中一个激灵,闪过一个词:「大概类似冬眠?」

「对对对!!就是这个!!就是这个!!」魏襄兴奋地跳了起来,指着我说

道,「冬眠!」

「不过那都是暂时性抑制的,大概只有二十分钟有效期,我告诉过他们还不

成熟,但是他们坚持要用,尤其是刘震那个人渣,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是为了

…」魏襄说到这里,忽然冲我深深一鞠躬,「对不起,俊哥,我对那三个人渣的

预计还是太低了,没想到他们会这么毫无人性,这都是我的错。」

我挥挥手,说道:「算了,这事已经过去了,他们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你

也算是被胁迫,我们之间没有过深的过节。」

说完这句话,我明显地看到他一个哆嗦。

「行了。」我又道:「那你说的找我有事是什么意思?」

他这才直起身来,局促道:「这个…这个…事情有点难说…」

我看看他尴尬的脸,笑道:「这里只有我们两个,出你的口入我的耳,有事

就说吧!」

他这才缓缓道:「我…我想…你能不能给我些你的血…」

「哦?为什么?」他能说出这种话我其实并不是很惊讶,毕竟刚才他有提到

股份之类的东西,像睿辉这样的企业,股份的含金量都是十分高的,只是我不知

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其实…其实我们家老爷子已经卧病在床很久了,一直都是勉励维持生命。」

魏襄道,「可是我上面还有两个姐姐。」

「哦?你还有两个姐姐?」我问道。

「是,原本我爸以为这辈子就只有两个女儿了,所以对她们的培养跟对我的

培养基本是一样的,虽然我是儿子,但是我爸生我的时候已经四十多岁了,当时

我的两个姐姐在公司里已经掌握了一定的股份和人脉。」魏襄道。

「不过我爸仍然是大股东,他手里掌握70% 的股权,前两年,他刚刚卧病

在床的时候就立下遗嘱,谁能让公司的股价翻三倍以上,就可以接手60% 的股

权,剩余10% 的股份作为员工福利发放。如今他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等他一

去世,到时候恐怕整个睿辉都会有一个大洗牌,他的股份能不能落到我们魏家人

手里还是未知数,我那两个姐夫可都不是什么好货。」

我越听越糊涂,问道:「那你要我的血做什么呢?」

魏襄抬起头来,脸上难得的自信道:「当孙明他们说原虫可以增强他们的性

能力的时候我就在想了,将这种东西加入到我正在研制的一种男性保健品里,一

定可以热销,因为这个是真正有效的,并不是吹嘘的。」

嗯?听他这么说,我也是眼前一亮,从目前已知的情况来看,原虫的宿主多

了,对我一定是有好处的,只是触发条件比较苛刻,我原本还在想应该怎么将原

虫尽可能多的寄生在别人身上,仅仅靠陆洁那边的化妆品是远远不够的,毕竟这

是上不是只有女人,还有男人呢!魏襄倒是给了我一个好的思路。

女人就跟她谈美容,男人就跟他谈壮阳,这是永恒的共同话题。

「怎么样?小俊?」魏襄看着我恳切地问道。

「对我又有什么好处呢?」我问道。

「5% 的股份,你觉得怎么样?只要我拿到那60% 的股份,我就有了65

% 的股份了,到时候我将现在拥有的5% 股份转赠给你。」魏襄道。

「10% ,这样你还是大股东,我跟你还是一条线上的,你绝对不亏。」我

说道,「不接受还价。」

他考虑了一下,咬牙点头道:「行!10% !我尽快草拟一份股权转让合同,

先将我手上的3% 股份转赠给你,以示诚意,然后等到时候股份到了手就将剩下

的股份转赠给你。」

我有些冷淡地看着他,他的心里只有股份的事情,全然不管他的老爹还是吊

着命而已,其实我的血只要给老魏来一点,就能让他好转很多,不过他似乎根本

没有这个打算,都说豪门无亲情,看来此言不虚。

「可以,你赶紧着手这事吧。现在事情谈完了,我得走了。」我说道,认清

了这个人是个什么调调,我也不想跟他多待一分钟。

「这就走了?要不吃了饭再走吧?」他挽留道。

「不必了。」我转身就要走,抬头就看到隔了一条街的那个『姿尔芙』的牌

子,忽然想到还答应了给陆洁一些我的血呢,差点忘了。

于是对魏襄道:「你刚才是说放在营养基里面可以让原虫保持活性吧?」

「是!是!是!」魏襄十分激动,「你现在就要给我吗?」

我冷笑道:「你的人品,我可不敢先给你,你去那一份营养基给我,我有别

的用途。」

他很失望,悻悻道:「行,你跟我来吧!」

说着,他打开办公室的门,在前面引路,到我走出办公楼,进了科研楼。

刚进科研楼,迎面就走来两个四十岁左右的女子,两人面貌相似,与魏襄也

有六七成相像,长得倒是挺好看,都是薄唇圆鼻,杏眼柳眉,不过两人的身材都

保持得不错,与干妈倒有几分类似,如果我没猜错应该就是魏襄的两个姐姐。

果然,魏襄停住了脚,喊道:「大姐,二姐。」

那两个女子也停住了脚,都没拿正眼看着魏襄,冷淡地应了一声,说道:

「小襄啊…这是你朋友吗?」

还不等魏襄答话,其中一个稍微大一些的就道:「这里是科研楼,别什么狐

朋狗友都带过来,你知道这里的东西多值钱吗?要是让随便什么不三不四的人偷

出去倒卖了,对整个公司来说都是难以估计的损失。」

魏襄被她一噎,气呼呼地不再答话,转头跟我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会,我

进去拿了就出来。」

他转身就上了电梯,那两个女人也不走,像盯贼一样盯着我,我心中有气,

却还是笑眯眯地说道:「两位阿姨,我还是中学生,这不是学校要做实验嘛,孙

毅伯伯让我来找魏襄哥哥拿些材料。」

一提孙毅,这俩女人瞬间脸色就变了,原本冷淡的脸刹那就挤出了笑容,语

气也和善了很多,年纪大些的笑道:「哟…原来是孙局的侄儿啊,你看看,我们

也是有眼不识泰山呐!小襄也是,刚才直接跟我们说就好啦,你还能跟他进去挑

一些好的材料用用,他肯定都拿些边角料给你。老二啊…」

另一个女人也是满脸笑容,点头道:「姐,我知道了,我这就去。」

我急忙摆手道:「不用,不用,就是写小孩子的课外培养作业,不需要多好

的东西。」

两人还要再假客气一下,魏襄就已经下来了。

「俊哥,走吧!」魏襄也不看她们,拉着我就出了科研楼,身后还传来那两

个女人的声音:「诶!那个…小弟弟啊,下次看到我们叫姐姐就行啦…我们可不

敢跟孙局平辈啊…」

这一家都什么人啊…这丑恶的嘴脸…简直了。

拿了魏襄手里的营养基,小心翼翼地放进外套的内口袋里,我说道:「行了,

我走了,你尽快整那个什么合同吧!我电话是…」

看他记了电话,我跨上自行车就往姿尔芙那边骑去。

路上我还在想要不要先给陆洁打个电话,让她跟保安说一声,结果到了才发

现,到底姿尔芙还是小公司,门口保安十分的松懈,我骑着车正大光明从门口进

去了,保安室里竟然没人!!

也许是已经下班了,公司里竟然一个人都没有,连车间里都没有人,难道现

在货源已经饱和了?不用加紧生产了吗?

掏出手机看看,不能啊,这才三点多,什么公司也不可能三点多就下班啊

…也不知道陆阿姨还在不在公司,进入感应状态,嘿!整个公司就两个感应点,

一个比较明亮,一个比较暗淡。

将感应套上那个稍微有些暗淡的感应点,视觉呈现出来,正是陆洁,她好像

很激动,正拍着桌子说什么呢!可是看她脸上的表情又好像很紧张。

这是什么情况呢?把感应又套到陆洁身上,眼前出现了一个肥头大耳的地中

海大…大爷?周围还有几个壮汉,正贱兮兮地看着陆洁呢!

断开视觉,连接听觉,我觉得事情有些不妙,急忙下达这一指令。

「哈哈!你来啊!你报警啊!」耳中传来一个刺耳的男声,「你一个弱女子

能做什么?我告诉你,公司的电话线都让我给掐了,这周围我都放了信号屏蔽器,

你有能耐就打110报警啊!!」

那男人嚣张地笑着,丝毫不惧怕的样子。

「陆总,我看你就依我吧!对你也没有什么坏处,我还能…照顾你们母女俩

呢!你说是不是啊?哈哈!」

「赵奕!!我今天就算是死,也不会签这份文件的!!你还有什么下作的手

段都拿出来吧!!我陆洁要是皱个眉头,就不配做姿尔芙的董事长!!」陆洁怒

吼道。

「哟哟哟!!我亲爱的陆总啊,别生气啊,气大伤身,你这样的美人,生气

起来都有格外的风韵啊…哈哈…」他笑了,周围的人也笑了,听在耳中格外让人

厌恶。

陆阿姨有危险!!我心中大叫不好,忙找准方向骑车过去,因为要看路,我

只能退出感应状态,不时进入一下确定方向。

到了楼下一看,大门紧锁,看来这人是有备而来的。

进入感应状态听了一下,那人正在道:「听说陆总的千金可也是个美人啊

…我一并照顾了也没什么啊…」

我擦!你这个老狗,竟然还敢打我的侨侨的主意?好啊,既然能感应到你,

说明你身上也有原虫啊,等会就让你知道知道厉害。

想到了这个问题,我就意识到,上面的屋里可是还有好几人呢!这个有原虫

的我能阻止,别的难道我还能阻止吗?好汉也架不住人多呀!

于是我将感应套上那人,下令道:对另外几人喷血!!

然后我就看到那人身上似乎像是有什么东西瞄准了一样,喷出几道血箭,精

准地射在他们裸露的皮肤上。

「我草!这什么情况啊?」有一人说道。

「别管那个了,先把这份合同的事解决了再说!!」打头那人吼道。

「我绝对不会签的,赵奕,你死了这条心吧!!」陆洁恨恨道。

『啪』,一声响亮的耳光。

「妈的,你这婊子,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那个女儿是你被人强奸了生下来

的。」赵奕咬牙切齿道,「你他妈都残花败柳了,还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谈条件!!」

「你们…你们…」陆洁的声音带着颤抖,显然已经气到了极点。

「你们几个,过来,这种好事大家都有份,给我拍下来,发到网上去。」赵

奕恶毒地说道,「晚上找几个人,把她女儿也给弄过来,老子还没尝过这么嫩的

呢!!」

我心中也是气愤到了极点,这种污言秽语实在是不堪入耳,尤其还敢打我的

侨侨的主意!!!

在楼下转了转,愣是没找到进去的地方。

『嗤啦』,一声衣服撕裂的声音从我头顶上传来。

我抬头一看,原来陆洁的办公室就在我现在所在的方位正上方。

四下看看,在办公室窗户旁边…居然是一条排水管…就在那一霎那,一段沿

着排水管爬上楼层的景象就在我脑中浮现,我心里也冒出一个坚定地念头:爬上

去!我可以的!!

往后退了两步,我向前一溜小跑,快要到排水管门前的时候,双手自然而然

地伸出抓住了排水管两侧,动作与脑海中浮现出来的景象一模一样,蹭蹭蹭地就

窜到了陆洁所在的楼层。

直到爬到了上面,我还有些难以置信,我竟然就这样爬上来了?以前可从来

没训练过呀…抓紧了排水管,我稍稍探出身,窗户被拉下了百叶帘,我只能透过

一丝丝的小缝看进去,里面传来陆洁的哭声和赵奕的淫笑。

我看了看窗户的方向,然后立马进入感应状态,找到那几人的感应点,发出

指令道:都给我住手!!

屋中的淫笑声停住了,只有陆洁的哭声还在。

我紧闭双眼,伸手在窗户上急急如风一般敲了好几下。

百叶帘被拉上的声音、窗户打开的声音,我现在还不敢睁眼,害怕感应状态

一消失,那几人就脱离我的控制。

「小…小俊?怎么是你?」陆洁的声音从屋中传来。

天战传奇破解版

真龙传奇手游

幻想封神手机版

英菲记事簿手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