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工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工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生物原虫66吴侨之诺

发布时间:2021-01-20 15:14:27 阅读: 来源:手工皂厂家

66、吴侨之诺

听她的这个问题,我就是头疼脑胀,不过倒是很好回答,毕竟回跟陈冰心解

释过类似的事情,所以我还是照样拿出老一套——蛊人!!

于是我把跟陈冰心解释的那一套又拿出来忽悠陆洁,把一些具体细节删删改

改,毕竟有些事情说出来与世俗伦理相悖了。

在我胡扯的过程中,陆洁一会惊讶,一会迷糊,好几次都想问什么,被我给

打断了,因为要听我说这些东西,她也没有开车,一直停在警局停车场里。

「你说张老师也是…那个是什么来着?」陆洁问道。

「蛊人!!」我已经说得很顺嘴了,不假思索就说了出来,语气不容置疑。

「蛊人…」她重复了一遍这个词,「蛊…这个东西还真的存在啊?我一直以

为只是小说里面的情节。」

存不存在我是不清楚,不过我这个本来就是我杜撰的。

我心里嘀咕着,嘴上却坚定地道:「小说也是来源于实际而又高于实际嘛,

不过我这个蛊虫,比小说里的可是要厉害多了。」

「那赵奕他们是为什么突然就不动了呢?」陆洁又问道。

这个问题算是问到点子上了,也是最难解释的一点了。

我摇头道:「其实这个我并不是很清楚,也许是蛊虫的额外力量吧,一旦我

在乎的人遇到什么危险,蛊虫就会发动一些我根本不了解能力,产生类似于…灵

异现象的事情。」

陆洁摇头道:「听你的意思,倒像我是你在乎的人一样。」

我笑道:「陆阿姨你这话说的,你是侨侨的妈妈,我在乎她,自然也就在乎

你了。」

陆洁笑道:「我倒是得了侨侨的好处了。」

我也很尴尬,不知道怎么说,只好傻呵呵地乐。

忽然,她又问道:「那你今天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嗯…如果没有今天这个事情,我还可以说是给她送原液过来,可是眼下这个

情况,我该怎么解释呢?

想了半天,我说道:「这也算是巧了吧,我今天凑巧给你送美容原液过来,

到了办公楼楼下,就觉得有什么事情发生,大概…就是所谓的第六感吧…」

陆洁点点头,说道:「这个…蛊虫,对身体的增强这么厉害吗?你今天居然

能顺着水管就爬到四楼?」

我点头道:「对,原…原先我没想到会这样,不过蛊虫确实对我体质的增强

有着很大的好处。」好家伙,差一点就说漏嘴了,把『原虫』给说出去了。

提到了顺着水管爬上四楼,我也是一愣,原虫的能力我很清楚,可以增强体

质,这个我也知道,可是爬上水管这个事情,当时的情况是自然而然,我只不过

是想着爬上去,可是到了水管旁边后,我的身体像条件反射一样做出了那些动作。

说实话,一直到我爬到了四楼窗口,我都还没有想过爬上水管要那些动作。

「小俊…」看我陷入了思索,陆洁喊了我一句。

我回过神来,身子往座位上一缩,轻声道:「不好意思,阿姨,可能是今天

用力过度了,刚才流鼻血也许就是因为这个,我感觉很虚弱,能先回家吗?」

陆洁点点头,正这时,我的电话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是妈妈的电话。

接起电话,其中传出一个小姑娘的声音:「喂!!李俊卿!你怎么还不回来?

我妈的电话怎么打不通啊?!!」

是吴侨,听她的语气倒是指责偏多,嘿!这个没良心的,今天要不是我,她

妈就要让人给『嘿嘿嘿』了,她居然还不念好?

我心里这个气啊,此时陆洁道:「是侨侨吗?我听声音好像是。」

我点点头,她又道:「你累了你就休息吧,电话给我吧。」

接过电话,陆洁道:「侨侨,你怎么说话呢?今天可多亏了小俊啊。」

「我在公安局,这就回来了。」

「具体的事情回去再跟你说吧,你在张老师那里别吵,好好写作业,还有半

小时我们就回来了。」

发动汽车,过了半个多小时,我和陆洁回了家。

回到家,就看到吴侨和妈妈坐在桌上,吴侨在写作业,妈妈在旁边看着,脸

上很是焦急,听到我们进来了,两人脸上瞬间都满是欣喜的表情。

「小俊!!」两人几乎同时出声喊我。

吴侨和妈妈对望一眼,吴侨显得有些尴尬,我『呵呵』一笑,陆洁笑着对妈

妈道:「张老师,这真是…女大不中留,你看看,第一声居然不是叫我。」

吴侨的脸『腾』的就红了,瞪了我一眼,然后才笑嘻嘻地跑来搀住陆洁道:

「哎呀…妈,这不是在张老师家里嘛…环境所致啦…我错啦…」

陆洁在她肩上轻拍一掌,看看时间,对妈妈道:「张老师,我看时间也不早

了,今天就不值得开火了,我请你们出去吃吧。就当我对小俊的一点谢意吧!」

妈妈狐疑地看向我,刚要开口拒绝,吴侨忙道:「好呀好呀!!张老师你就

不要推辞了嘛…今天我们等他们都等得心急火燎的,得让我妈出出血。」

我『噗』一下乐出声来,吴侨上来就给我一脚,陆洁连忙拦住她,嗔怪地说

了她两句,又笑道:「张老师,你看我说什么来着,女生外向啊,这就不管我这

亲娘了。」

「哎呀!!妈!!」吴侨脸更红了,一跺脚背过身去了。

「那既然这样…妈你也别拒绝了,那个话叫什么来着…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我笑嘻嘻地口无遮拦道。

「谁跟你一家人!!」吴侨扭头冲我道,不过态度暧昧,与其说是否定我的

说法,倒不如说是在赞同。

出门随便找了个饭店吃了饭,四人又回到我家里,陆洁本打算带吴侨先回去,

吴侨道:「妈,我作业都快写完了,干脆就在张老师这里写完了算了,省得回家

了我又遇到什么不会的,而且他也好几天没上课了,我给他补补。」

陆洁略一思索,道:「就你那个成绩还给小俊补课,你把自己的作业写好就

不错了,去吧,我跟张老师聊聊。」

我还想跟妈妈交代几句,免得聊天过程中不小心说漏了什么,结果吴侨一听

陆洁的话,开心地拉着我的手进了房间,压根没有给我跟妈妈单独聊天的机会。

进了房间,吴侨把作业往桌上一扔,然后坐到我的书桌旁,说道:「过来!!」

我被她的态度都给逗乐了,笑道:「你这话说的,怎么搞得好像要揍我似的。」

她瞥了我一眼道:「我给你补补课。」

我挥挥手道:「我身体还没好,不补,等我身体好了自己补习就行了。」说

着顺势躺到床上,闭上眼进入感应状态,想听听妈妈和陆洁都说些啥。

可能是今天进入感应状态过度了,闭上眼也不能再进入了,我只能很郁闷地

叹口气,只希望妈妈不要说漏了嘴。

这时就听房中有隐隐抽泣的声音,我吓了一跳,连忙坐起来看向吴侨,只见

她肩膀一耸一耸的,显然抽泣声就是她发出来的。

「侨侨…你怎么了?」我走过去,很自然地坐到她身边,伸手搂住她的纤腰,

她才刚发育没多久,腰上软软的摸着很舒服。

「别碰我!!」她身子一扭,两手在我身上猛力一推,我猝不及防之下被她

推得从椅子上摔了下来,按在她腰上的那只手下意识地一搂,把她也给带了下来。

「啊!」吴侨惊得一声叫喊,也从椅子上摔下来重重压在我身上。

「哦哟…好痛…」我假模假式地喊起来,好像被压得很疼一样。

「啊?怎么样?怎么样?压到你的伤口了吗?」吴侨也不端着了,紧张地问

道。

伤口?什么伤口?妈妈给我请假用的什么理由啊?

我口中哼哼着,也不做回答,吴侨见我不说话,又哭了起来:「对不起,对

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我也不想…」

我看她哭得梨花带雨的样子,又想到今天在陆阿姨脸上也亲了一口,动情之

下一伸手搂过她,在她嘴上狠狠地吻了下去。

「唔…」吴侨两只小手在我肩上敲打着,我紧紧地搂着她,任凭她怎么敲打,

就是不松口。

我的舌头在她唇上舔着,尔后用舌尖轻抵她的贝齿,她的牙齿开始还是紧闭

着,但随着我的不停舔舐,她的齿间张开了一条小缝,我立刻抓住时机把舌头伸

了进去。

「嗯!!」吴侨娇哼一声,在我肩上用力敲打,不时还推我两下,我只是搂

得更紧,舌头侵略性更强,丝毫不给她反攻的机会。

吴侨眼见不能推开我,口中那条小舌便与我的舌头缠斗起来,把我的舌头向

外推。

不过她才有多少舌吻的经验,哪有我来得丰富,根本就不会给她推出我舌头

的机会,反而大口一吸,把她的唇舌都包进我的唇中,舌头伸得更长,在她口中

来回搅动,和她已经软下来的舌头纠缠更甚。

「哼…」吴侨鼻中哼了一句,手上的敲打也逐渐停了下来,反而搂住了我的

背。

我知道她已经不再拒绝我的深吻,这样也好,先把她的哭泣止住了再说,等

会再问别的事情。

我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今天她倒不是穿的小可爱,而是正经的胸罩了,我

两指一捏,轻轻松松就把胸罩的扣子给解开了,然后随手一扒拉,手就伸到了她

的前胸,捏住了她小小软软像一座小丘的乳房。

「嗯…唔要(不要)…」吴侨哼哼着,两手似推非推地在我肩上挣扎两下,

颇有些欲拒还迎的姿态。

我看她这架势,也就不停手地继续抚摸她的嫩乳。

她的乳房还小,乳头也不大,摸起来软软的嫩嫩的,跟抚摸成熟女性的乳房

有很大的差别。

抚摸一会,我的手渐渐下移到她的软腰上。

「痒…」吴侨说道,轻轻扭动纤腰来躲避我的抚摸,可是我的两只手就在她

的腰两侧,躲开了一只,就正好落到另一只手里,躲开另一只,又回到了这一只

手里。

来回来去,吴侨是横竖躲不开我的禄山之爪了,也只好一跺脚,任由我在她

腰上抚摸。

我的手又继续向下,伸进她的裤子里,别说,虽然年纪小,她的臀部倒是弹

性还不错,大概是因为女性发育都是先往臀部聚集脂肪的缘故吧!

她的三角裤手感很好,紧紧贴在她的弹臀上,隔着那柔软细滑的三角裤,我

在她的软臀上又是揉又是捏,没几下就拉开三角裤伸进了里面去,肌肤相亲地揉

捏她的臀瓣。

「嗯…这样还挺舒服的…」吴侨轻声道,我已经放开了她的朱唇,在她的脸

上、脖子上亲吻,她的手也在我头上抚摸,手指插进我的头发里,不停在我头上

亲吻。

我的手向前挪动,绕过她的大腿根,已经摸到了她的阴阜,阴阜上一根毛还

没长,摸起来又嫩又滑,手指稍稍向下一动,就能摸到一个裂开的小缝,这就是

吴侨的小穴了。

「嗯!!」吴侨一个激灵,插在我头发中的手猛然一抓。

「啊哟…」被她这么一抓头发,我的头皮都被揪紧了,「轻点…轻点…」

「别…别…你…你把手先拿出来吧…」吴侨喘着气说道,「我…我有事跟你

说…」

我心里这叫一个郁闷啊,怎么的?这都第三回了啊,眼瞅着就又要成功了,

怎么又有事?难道我跟吴侨没有这个缘分?

「我不!!」我恨恨道,手又向大腿里侧伸了些。

吴侨顿时就把大腿夹得紧紧的,把我的头发揪得更厉害。

「啊呀…行行行!!」我心中有气,没好气地说着,把手从她内裤里抽了出

来,「有什么事你说吧!!」

说完,我一抱臂,背对着她气夯夯地坐到椅子上。

「小俊…我…」吴侨在我背后轻声道。

我急声道:「有事你就赶紧说吧,说完了你就跟你妈回去吧!」

「嗯…」吴侨答道,我感觉她的身子靠了过来,趴在我的背上,我本想甩开

她,可又想想不要做得太过分了,也许她真的有什么不能不说的事情呢?还是应

该听听她怎么说才好。

这么一想,我对自己刚才的态度和话语后悔了起来,吴侨跟我不一样,跟干

妈、敏芝姐不一样,甚至跟妈妈也不一样,她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处女,我怎么能

就这样草率的夺走她的第一次呢?至少要在一个她情我愿,心情愉快的情况下,

这样才能身心愉悦地合二为一啊…想到这里,我放开了抱着的双臂,轻轻转身来

抱住她,她楞了一下,不过也乖巧地把头靠在了我肩上。

「对不起,侨侨,是我不对,我不应该用那种态度对你,你不愿意的时候我

不应该强迫你。」我满含歉意地说道。

吴侨摇摇头,说道:「没有,我不是不愿意…我只是…太紧张了…」

我听了心里乐开花了都,在她额头上轻吻着,吴侨又道:「等你身体好了

…我…我就给你…」

「啊?」我满头雾水,「什么等我身体好了?」

吴侨道:「张老师说你那天出门遇到了小偷,被他们给扎了两刀。」

嘿嘿…我妈还真是会找理由啊…虽然不能说是枪伤,不过刀伤也需要休息很

长一段时间啊…而且还突出了我的勇敢!

不过我也是帮陈冰心挡了枪,评个将义勇为好少年不过分吧?

我只好顺着话说道:「对,那天没注意,让那几个宵小给伤了,再歇几天应

该就好了…」

「嗯…」吴侨点头道,「这几天你没在学校,我天天看不到你,才知道自己

有多想你,本来一直想找理由过来看你的,但是我妈最近也忙,没时间陪我来。

今天张老师让我跟她回来,开始我还是挺开心的,后来才知道你是去我妈公

司发生了一些事情,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担心,又要担心妈妈有没有受伤,又要担

心你有没有受伤。」

说着说着,她又哭了起来,我忙伸手去擦她的眼泪,低语道:「你看,再哭

就把眼睛哭成桃子了,让陆阿姨看到了我该怎么解释呀…」

她笑出声来,抹了抹脸上的泪水,道:「问起来我就说你欺负我来着…」

看她心情好了一些,我忙凑上去在她脸上亲吻几下,贱声道:「嘿嘿…我哪

敢欺负侨侨啊…刚才说的话得算数哦…」

「什么话?」她眉目轻盼,低低说道。

我『嘿嘿』一笑,说道:「就是等我身体恢复了之后你就…那句话呀…」

吴侨双颊绯红,伸手摸摸脸颊,道:「什么话嘛…你恢复了就恢复了呗…」

我听她的意思,倒也知道她是因为姑娘家的害羞不好意思再说一遍,刚才可

能是情之所至自然而然地说出来的,现在让她承认必然是有些羞涩。

于是便将手放到她的腰上,笑道:「嘿嘿…那我就拼着今天身体大大的亏损,

也要得到你…」

吴侨扭动着纤腰躲避我的抚摸和揉捏,嘴巴一撅,晃开我说道:「好啦好啦

…我知道了…等你身体好了…我就…我就…」

「就什么呀?」我贼笑道。

「哎呀…就是你知道的那个意思嘛…」吴侨道,「给我把内衣扣上…这要让

我妈看见了算什么呀…」

我捞起她的衣服,把她的胸罩一推,握住她的嫩乳,说道:「你把话说完整

了,我就给你扣上。」

「哎呀…你这人…」吴侨想要伸手拦住我的手,但是我就是『握定嫩乳不放

松』,她根本不能推开我的手。

「哎呀…好吧好吧…」吴侨被我缠得没法子了,无奈道,「等你身体恢复了,

我就把自己给你…」

「嘻嘻…」听她说了这话,我才伸手把她内衣的扣子给扣上了。

混沌仙魔诀破解版无限元宝

将魂三国BT(登录领橙将)

捕鱼达人3无限金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