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工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工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生物原虫62三竹已定

发布时间:2021-01-21 05:23:57 阅读: 来源:手工皂厂家

62、三竹已定

我愣住了,妈妈也愣住了。

谁都没有想到,陈先这样的一个黑帮大佬就这样在我们面前被杀了。

陈冰心哭得满脸梨花,季洋闭着眼,但泪水还是从她眼中源源不断地流出来,

坐在轮椅上的身子颤抖不止。

我和妈妈站在一旁,也不知该怎么去安慰他们。

而那些站在周围的女仆们也个个露出了悲伤的表情,很多都流下了泪水,看

来陈先一加虽然是黑道,但对她们似乎确实还不错,不过也只是一刹那,很快她

们就又继续警惕地看向屋外。

『砰』,屋外又传来一声巨响。

我看季洋猛然张开眼睛,对着陈冰心大声道:「够了!别哭了!」

陈冰心一边哽咽着一边止住了哭声,季洋语速很快道:「外面什么情况?」

一个女保镖放下手中的望远镜道:「夫人,他们确实在用工程机械冲击院门,

外面的人恐怕支持不了多久了。」

季洋有些疲惫地闭上眼,看看止住哭泣的陈冰心,又看看我们,道:「小俊

…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我坚定地点头道:「没错,但是十秒的时间很短,能做到什么地步,需要你

们自己把握了。」

季洋点点头,又道:「…只要水粘在他们…身上就可以吗?」

我点点头,道:「不是身上,是要在皮肤上,不然也没有用。」

季洋再次点点头,叫过一个女仆来,跟她耳语了几句,那人点点头,又带了

两人出去。

『砰』,门外又传来了一声巨响,还夹杂着一声声惊呼。

看来前面的院门快要顶不住了。

正在这时,那三个出去的女仆又冲进了别墅里,手中推着两个大约有半人高

的方盒子。

「小俊…这是小型高压水枪…」季洋道,「气球需要的…步骤…还是太多了

…用这个…更快…」

我想想也是,气球毕竟还要扔出去,万一对方以为是炸弹然后跑了呢?还是

用这个好点。

那个刚进来的女仆过来结果我手中的箱子,把气球都放进了里面,用刀猛扎

几下,然后将水箱中的气球碎块拿了出来,然后她们三人又把那两个水箱推了出

去。

这时,季洋的眼神中露出凶厉的眼光,加大音量道:「如今…眼下的情况

…你们都看到了…」

陈冰心接过她的话茬道:「诸位姐姐妹妹,现在我爸被他们用卑鄙的手段杀

害了,这个仇!我们是一定要报的!如果你们当中有愿意投奔他们的,就请自便

吧!我们绝不阻拦。」

那些女仆都互相看了一眼,没有任何表示,其中一个似乎是头领的女仆道:

「夫人,小姐,我们也是陈家的一份子,为帮主报仇也是我们分内的事!」

季洋点点头,面上表情显得很欣慰,说道:「走,我们也出去。」

「啊?」我惊讶道,看看妈妈,她也很惊讶。

「这样是不是太危险了?」妈妈说道。

可是再看看季洋和陈冰心,她们的表情很淡定,陈冰心看向我道:「小俊,

成败都在此一举,我相信你!」

她又唤过其中一个女仆吩咐了几句,对我和妈妈道:「如果等会情势控制不

住,你就跟着她从后面的地道逃走,记住,不要犹豫。」

说着,她便推着季洋往院门处走去。

那女仆手中紧紧捏着枪和对讲机,面色凝重地看着她们远去的身影,此时天

色已经很黑了,她们的身影也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我和妈妈坐到客厅的沙发上,她的身子在颤抖,无论如何,这种情况对一个

普通人来说都太可怕了,也许是被打过几枪的缘故,我倒是还算镇定。

『砰』!!这一声比刚才的声音都更响,伴随着有重物倒地的声音。

就在此时,那女仆手中的对讲机也传来了『刺啦刺啦』的声音。

「所有人后退!」陈冰心喊道,「动手!!」

我顿时正色起来,听到对讲机里出来阵阵呼声。

『呲!!!』高压水枪特有的水流声从对讲机里传了出来。

「我操!什么东西!」「小心,她们在对我们这边喷什么!」「妈的!是水!

都别慌,就是水而已!!!」

我连忙闭眼进入感应状态,以免事到临头难以进入。

在与我一段距离的地方,一个个感应点亮了起来,暗淡的蓝光显示着此时原

虫已经开始生效,我将感应一个一个地套上去,这里面一定有一些是陈冰心这边

的人,不过宁枉勿纵,先全都套上吧。

「小俊!靠你了!!!!」对讲机里陈冰心的声音喊得格外大声,尖锐刺耳。

都!!!停!!!手!!!我用一种从未有过的强烈气势将这一道指令下达

到每一个感应点上。

霎时间,屋外就安静了下来,原本嘈杂的枪声也偃旗息鼓了。

「成…成功了?!」那个女仆看着望远镜,难以置信地说道。

就在她说话的那一刹那,强烈的痛楚伴随着连续不绝的『嗡嗡』声从我的脑

袋每一个角落翻腾起来。

不过一秒的时间,原本暗淡的那些蓝光就出现了闪烁的情况。

「快让他们下手!!!」我大声吼道。

「快动手!!!!」万幸的是,陈冰心和季洋的反应还是很快的,就听对讲

机里两人都在大吼。

「一个都别放过!!」季洋狠狠道,语调中充满了阴狠和愤怒。

几乎就在她发出号令的那一刻,枪声便像爆芝麻一样响了起来,而我感应状

态的蓝点也一个接一个迅速消失了。

然而,随着这些感应点的消失,我脑中的痛楚却并没有减弱,反而有增强的

趋势,『嗡嗡』声也没有完全消失,虽然感应点已经减少了许多,但还是有一些

感应点仍然亮着,这些也许就是陈冰心这边的人吧!

过了一阵,我的眼前再次出现了那些雪花点一样的东西,感应状态也不稳定

起来。

「小俊!!」妈妈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也觉得感应状态再也支持不住了,

看那些感应点已经不再减少,情势大概已经控制住了,便睁开了眼睛退出了感应

状态。

妈妈拿着纸巾放在我的鼻子下面,我这才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鼻中流出

了许多的鲜血,急忙用手按着纸巾,还好鼻血很快就止住了。

我还在擦着鼻血,陈冰心推着季洋的轮椅,带着一大帮男女保镖走了进来,

她脸上的表情很是轻松,季洋也显得放松很多。

看到她们的神情,我就知道事情已经解决了,之后的三竹帮恐怕就是季洋当

家做主了。

将屋中稍微整理了一下,原本一直在客厅里的陈先尸体也搬到了别的房间。

陈冰心吩咐了下去,很快屋中就只剩下了十几个负责保护的保镖,其余的都

去了院中。

我看着她们处理这些事情,静静地等她们接下来的举动。

过了一阵,季洋和陈冰心才算把事情处理完了,坐到了我们旁边的沙发上。

我说道:「陈老师,季阿姨,事情解决了吗?」

季洋点头道:「小俊…谢谢你…只可惜…跑掉了一两个…不过…他们也…掀

不起什么浪了…」

陈冰心也道:「是啊,小俊,如果不是你,恐怕我们的损失更大。」

她们两人说着,脸上都是悲伤的神情。

「小俊,你流鼻血是因为帮助我们吧?」陈冰心又关心地问我道。

我摇头道:「只是有些这方面的因素吧,主因还是我的能力不足,不然也不

会头疼流鼻血了。」

「多亏了你…」季洋眼神温柔地看向我,「我的苏醒是因为你…虽然三哥

…不过如果没有你…我们家恐怕…就…」

她停下来缓了缓气,用一种更温柔的眼神看向我,但我心里总觉得毛毛的,

想想刚才她说出『一个都别放过』时的那种狠劲,我就是一个激灵,我这不会是

帮了中山狼吧?

「这也许是…你家的秘密…我也…不方便询问…总之…我…代表我个人…三

哥…以及冰冰…对你表示感谢。」说完这段话,她又停下来喘了好些气,说道:

「以后…如果你遇到了…什么难以解决…的事情…只要有我三竹帮…在的一天

…就一定会全力帮助你…这是我…季洋对你的承诺…」

她一口气说了一大堆话,停下来喘了好一阵。

额…这话倒是好话…不过我这是不是算勾结黑帮?我不过就是帮了个忙,怎

么感觉像要上贼船了?

季洋似乎看出了我的为难,沉声道:「你放心…三竹帮…虽然是黑帮…但也

是做买卖的…即便是…游离在法律红线上…不过与国家为难…我们也不会涉猎

…」

我微微点头,这话虽然有些自相矛盾,倒是与我查到的档案差不了多少。

然后她又道:「这两天你跟…张老师先…住在我们家里…等这阵子…帮里的

事情过去了…你们再回去…以免让人误以为…你们跟我们…是一起的…糟了池鱼

之殃…」

我看看妈妈,她也冲我点点头,说道:「确实,这两天我去上课都是陈老师

派人送我去的,我总觉得有人跟踪着。」

「嗯…行,只是不知道我们要住多久。」我语气中难免带着失落。

「不必担心…三天之内…帮中的事情…就可以…尘埃落定了…」季洋的语气

很平静,脸上的神情却是充满自信。

三天?我惊愕地看着她,三天?我住在这里都不止三天了,陈冰心和陈先两

人都没有把事情解决好,反而有越来越糟的趋势,虽然现在事情已经算是解决了,

可是帮里没了老大,说不定会更加乱啊…她凭什么就这么自信三天可以解决?

陈冰心也很惊讶,看着季洋道:「妈…三天是不是…」

季洋脸色一凝,道:「三天不短了…山中无老虎…这些猴子…一个个都…跳

出来想…尝尝大王是…个什么滋味了…」

她此刻的神情充满了自信与张狂,倒是与陈先的那一份果毅相得益彰。

那一刹那,我似乎明白了为什么季洋可以让陈先成为三竹帮的老大,这种成

功不是靠季洋或者陈先两人中单独一个人可以完成的,正是两人的珠联璧合才能

有今天的地位啊!

只是如今陈先已经死了,她为什么还能说得这么自信?

几人又说了一阵,季洋明显有些疲惫了,于是我跟妈妈就出了大别墅回小花

园。

我也不用再装着坐轮椅了,像平常人那样就可以了。

进了小别墅,坐到客厅的沙发上,我就进入感应状态,想要看看陈冰心和季

洋聊些什么,不过感应状态似乎出了什么问题,眼前出现许多的雪花点,听声音

也有些断断续续。

「已经派人去追了…接下来…整合帮会…打通关节…压下去…毕竟…这么多

人。」这是陈冰心的声音。

「…打电话…三天解决…现在…发讣告…」季洋道。

『嗡…』耳中又传来一阵耳鸣,我连忙退出感应状态。

「快擦擦!」一睁眼,又看到妈妈拿着纸巾给我垫在鼻子下面。

又流鼻血了?怎么现在不过就是监听一下,感应状态就让我受伤这么厉害?

鼻血还是很快就停住了,这回我心里开始害怕了,觉得事情太不对劲了。

难道是原虫的种种力量都开始出现了衰减?

我伸手摸摸胸口那个伤口化成的白点,摸起来有些硬硬的硬结。

闭上眼,我仔细感受了一下,那种生命力流逝的感觉似乎增强了,进入感应

状态,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进入感应状态没有什么问题,不过将感应套上之后视觉

已经不再出现了,只能听见一些声音,而这些声音也是不连续,不再像原先那么

流畅。

「小俊,怎么了?」我正在沉思,妈妈问道,「怎么今天这么一会流了两回

鼻血了啊?」

我睁开眼,随手掖了掖鼻子下面,这回倒是没有流血,也许是因为我没有长

时间感应任何一个感应点的缘故吧?

于是我摇头道:「我也不清楚,也许是刚才一下控制了太多的人导致的,以

前也出现过这种情况。」

想想当时同时控制孙刘郑三人组、老周以及刘宇的时候,我也出现了耳鸣脑

疼的现象,不过当时没有这么严重,而且当时没有流鼻血,后来我就没有再出现

同时控制三人以上的情况,也不知道是不是只要控制的人数一多就会这样。

这时我才想起来,在那一次跟妈妈糊里糊涂的做爱情况下,原虫只是恢复了

我的体力和精神,甚至连妈妈的酒醉也没有恢复。

可是后来在三人组胁迫的情况下做爱的时候,原虫却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当时可以同时控制三人组,并且给他们下达的指令没有任何的阻碍和延迟。

我越想越觉得难以理解,最重要是是在那一次,原虫似乎因为某种原因出现

在了我的面前,那种从银白色甲壳里钻出来的原虫,至今仍然清晰地印在我的脑

海里。

等等?那个壳…那种虫壳…

金蝉脱壳…金蝉脱壳…脑海中浮现出这个成语。

我看看妈妈,她坐在我身旁一言不发,只是紧张地看着我,我笑道:「妈妈,

不用紧张,上次也出现了修复力减退的情况,后来跟你做了爱之后就恢复了原样,

而且似乎还有更超原先。」

妈妈脸上一红,道:「说什么呢…你就说后来恢复了就好了嘛…非要说得这

么露骨…」

我抚摸着她幼滑的后背,轻笑道:「这本来就是事实呀…哪里有什么露骨的?」

「去你的!」妈妈拍了我一下,脸上却是笑盈盈的。

「妈妈,你知道金蝉为什么要脱壳吗?」我问道。

妈妈一愣,道:「你怎么问这个问题?」

我笑道:「我只是觉得有些疑问,爸爸是生物学家,可是他却在研究的这个

东西,名字又是叫原虫,我在想会不会与生物学有什么联系。」

看妈妈的表情也有些思索,我又道:「我一直没有说,其实那一次被孙刘郑

三人胁迫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那个东西,让我很容易联想到

『金蝉脱壳』这个成语,所以我才想问。」

妈妈惊讶地望着我,过了一会才道:「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倒是有过

一些耳闻,好像是为了成长才蜕壳。」

为了成长…为了成长?!

对啊!在那之后,原虫的能力就得到了一定的成长。

妈妈掏出手机搜索了一下,看着屏幕道:「脱壳前后,脱壳动物会停止进食,

有的动物甚至会出现类冬眠的现象,身体机能也会暂时停止。(后面两句是我编

的,停止进食是真的)等到脱壳完成后,有的动物会将自身脱下来的壳吃掉,然

后才开始正常进食。」

原来如此…看来上一次确实是处于原虫的脱壳期,所以一开始能力出现了下

降,可是后来脱壳完成了,原虫就成长了,能力也就增强了。

我心里宽慰了,只是不知道这一次是不是也是因为原虫快要进入脱壳期了,

如果是的话,那就最好了,只要熬过这几天,原虫的能力就不仅回归,还大大增

强。

唉…你说怎么每次都这么不巧呢?每次需要用到原虫能力的时候,就进入类

冬眠期…原虫的生长期到底是怎么样的啊?倒是给我一个能做准备的时候啊…万

一他们进入类冬眠期是在我中了枪的时候,那我不就惨了吗?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仰天叹息:「这个类冬眠期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

「小俊…你说这个…」妈妈听完我的叹息,看着屏幕道,「这个原虫如果也

在蜕壳期的话,那他们需要吞咽什么东西呢?」

「啊?什么?」我没有理解妈妈的话,什么叫『吞咽』?吞咽什么?

妈妈指着手机屏幕道:「这上面说,蜕壳时,水生动物吞咽水,陆生动物吞

咽空气,以增大体内压力十表皮沿一定部位裂开,动物挣脱出就得外壳,开始分

泌新的内表皮,如果原虫真的是进入了蜕壳期,那他们一定需要某种东西来促进

他们增大体内压力啊。」

我盯着屏幕沉默不语,是啊…那他们需要的是什么呢?

我看着妈妈,想想那次的原虫脱壳,再想想与她做爱会发生与众不同的现象,

有些半肯定道:「也许…也许…是需要跟妈妈你做爱?」

妈妈刚刚褪去红晕的脸一下更红了,刚要说话,我捂住她的嘴道:「妈妈你

想啊,我受伤后,跟你做两次爱,伤口虽然没有完全恢复,但也基本恢复了,而

上一次也是因为跟你做爱之后才让我的能力完全恢复,那么这次…」

我淫笑着把手移到她的纤腰上,揉捏着腰部柔软细滑的嫩肉,说道:「也许

只要跟你做一次爱就能恢复了呢?一次不行,那就两次,两次不行,那就三次,

多做几次,总会积累够他们需要的东西呀…」

妈妈没好气地瞥了我一眼,却面泛红云,踟蹰了一会,我也不继续说,只是

用手不停地来回在她腰上、胸上抚摸着。

「真是…也许你说的没错…不过今天太晚了…那就…那就明天晚上试试吧

…」妈妈低声地说道。

浩天奇缘2OL

全民彩票下载手机版官网下载

在开心娱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