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工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工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玄阳永夜第七卷永夜歌第五章舞萧合鸣

发布时间:2021-01-22 01:56:45 阅读: 来源:手工皂厂家

玄阳永夜

第七卷:永夜歌

第五章:舞萧合鸣

宁尘众人围坐在紫云殿内,静静的等候着宁痴,尤以青竹最为不安,她本意

向玄机真人一般舍却性命尊严去换取击败宁夜的机会,而今却是想不到,却害得

宁痴萧女一对眷侣劳燕分飞,心中颇有些愧疚之意。

宁痴终是走了出来,行止缓慢,神色凝重,而让人更加意外的,却是宁痴的

头上,一夜之间,少年白头。

「玉郎,你!」宁尘忍不住唤道,心中颇为痛心,紫云玄门之中,谁不知那

个曾经一心闲散、志不在修仙的宁痴宁玉郎,而今,他不但身披掌门重担,更是

与爱侣忍痛惜别,叫人怎不扼腕叹息。

宁痴看向宁尘,眼神微微一闭,怅然而叹:「师弟,你我,苦哉!」

宁尘自知与他同病相怜,自己身边所关怀的女子,如今大多被那宁夜掳去,

还不知遭受了何等苦难,此番宁痴垂泣,更添感伤。当下振作精神,上前劝道:

「玉郎,往事已矣,眼下,还是布置一番诛魔之计吧,四派之仇不能不报,小雪、

小玄和师姐还有你的韵琴姑娘不能不救,我等孤注一掷,舍上性命,也要诛灭此

魔,还上清界一线清明。」

「后日便是月圆,若是韵琴姑娘传来讯息,我等飞身前往,还须早做迎敌准

备。」观月见宁痴依旧沉湎,率先将话题引出,几人寻思合议,自有一番应对之

策,但各自心有郁结,商议少许便也散了。

黄杉小袄、碎布罗裙,萧韵琴有些疲倦了,走在闹市之中的她带着些许彷徨,

亦是不知该走向何方,她不知道宁夜与姐姐在哪,但她总有感觉,若是自己一个

人,总能找到与自己有着感应的姐姐。但她心头又萦绕起一丝悔意,她不知道日

后该如何面对玉郎,她努力的让自己不去回忆过往,心头只有一个念头:救出姐

姐。

「姐姐会在哪儿呢?」萧女茫然四顾,不知所措。

「啊!」忽的,萧女一声娇斥,引得人群目光尽数聚集,萧女只觉胯下蜜穴

之处一时间酸痒难耐,如有铁杵重捣之象。「那魔头又在欺负姐姐!」萧女秀眉

微蹙,虽是气得不行,但随着蜜穴中那铁杵进出频繁,她再没有生气的闲荡功夫,

努力的克制着自己,不理街上行人奇怪的眼光,朝着墙角人烟稀少之处缓缓走去,

只是两腿紧闭,行走之间多有不便,却是未曾走得几步,随着那私处一阵猛烈的

撞击触感,萧女一个猝不及防之下,竟是跌在地上。

「哇,哪里来的仙女,这般迷人。」墙角不远处,几个衣着褴褛的乞者却是

锃亮了双眼,死死盯着这跌至凡尘的娇俏仙女。

「这仙女的奶子可真是大,比那碧云楼上的小娘子们可壮观得多咧。」一个

眼尖的倒是发现了些新天地一般,几人却是眼中绽放出几许淫光,纷纷围了过来。

「找死!」萧女虽是难掩体内春潮暗涌,但好歹也是曾经的极夜坛圣女,哪

能忍受这群肉体凡胎之人的淫念,几名乞者略微靠前,便是媚魔之功涌动,几人

瞬时被击飞数米,皆是狼狈不堪。

「啊,仙女饶命,饶命啊!」乞丐们见这莹莹弱女子却是如此了得,哪里还

顾得上淫心色念,纷纷倒头便拜,连呼饶命。

「滚!」

一声令下几人纷纷逃散,空挡的墙角之处,却是再无一人,萧韵琴双眼紧闭,

再难抑制体内春潮,靠至墙角,却是情难自已的伸出玉手,一手缓缓抚摸着自己

的胸前波涛,另一手却是极为不愿的伸向裙摆之间,缓缓的朝着蜜穴之处揉搓起

来。心头更是无所顾忌的忘却一切,随着心头的强烈触感不断辗转娇吟,身上衣

裙早已是褶皱不堪,可心头的欲望确实剑拔弩张一般不可收拾。

「每次都这么久,真是气死人!」心头虽是气恼无比,可哪里还顾得上多想,

浑身敏感的她靠着墙头,身躯缓缓向上拱起,伴着体下高潮涌动,连玉趾都是不

经意间伸得笔直。

「啊!终于。」浑身是汗的萧女苦苦熬了一个多时辰,终是赶到体内触感渐

渐迟缓下来,伴着蜜穴之中一股烫人之感袭来,萧女亦是疲倦不堪的软倒在地,

面色红润,疲累不堪,头脑晕沉,却是渐渐昏睡过去。

「妹妹!」一声清澈而熟悉的声音传来,萧韵琴渐渐睁开惺忪双眼,但见一

袭红衣的舞女姐姐正站在自己身侧,而自己,仍是在这闹市深巷之中。见得自己

苦思许久的姐姐舞韵音,萧女大喜,起身便是将舞女紧紧抱住,喜极而泣:「姐

姐,呜呜,姐姐,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妹妹,姐姐也想你得紧。」舞女素手微抬,缓缓拂过萧女发丝,轻声温言

道:「妹妹,怎么沦落至此?」

萧女环顾四周,却是不见宁夜踪影,当下大喜道:「姐姐,快跟我走,我们

回去。」连忙拉起舞女玉手,正欲扭头就走,可拉扯之下,舞女竟是纹丝不动,

萧韵琴诧异之下扭过头去,却见姐姐原地伫立低头不语。「姐姐?」萧女疑惑问

道,却依然不见舞女回应,却是不由想到那日东海蓬莱,姐姐似是心甘情愿帮着

宁夜,难道,姐姐真的变了?

「她自然不舍得跟你离去。」一声阴侧之音传来,宁夜自墙角阴霾处走出,

满是笑意。萧女大是惊恐,但情急之下却是转身将姐姐护在身后,张口斥道:

「你这魔头,对我姐姐施了什么妖法,她,她怎么?」

「若非你用了魅魔之术,我还不知去何处寻你。」

宁夜一脸谑笑之意,再不出言,只是微微望着这眼前两位美若天仙却又容貌

一致的昔日魔教双姝。萧女疑惑之际,舞女却是一手挽起妹妹胳膊,温言道:

「妹妹。姐姐我,跟着主人,很,很快活。」

「姐姐?」

「你既然来了,就跟着主人罢,我们便再也不用分开了。」

萧韵琴满脸的不可置信之意,樱唇微张,痴痴的望着姐姐,曾经与玉郎的一

番青涩纯情,极夜坛山脚之下的琴箫合鸣,姐姐,都忘了吗?

宁夜缓缓走进,一手将舞韵音揽入怀中,自然娴熟,而另一手,却也是环过

萧女肩头,将萧女朝自己的右侧怀抱轻轻一带,一并纳入怀中,萧女挣扎几许,

大是不愿,然而在宁夜强硬的动作驱使之下,亦是无法摆脱,旋即又想起此行大

计,不由低下头去。

「走吧,我猜你在紫云山过得并不好,跟着我,才是至上之道。」

萧韵琴痴痴的站在这金碧辉煌的深闺之中,心中满是不可思议,紫禁深宫,

这人间最神圣的宫阙楼阁之内,竟是让这魔头来去自如,世人皆知,深宫之内不

乏修仙高手、隐士频出,而此刻这深闺后院之中竟是没有一丝人烟之气,只余她

三人旖旎相对。

红烛摇曳,不免为眼下场景添了几丝温馨之意,萧女心头彷徨,她早不是初

经人事的小姑娘,但要委下身来侍候这有着近乎杀父之仇的魔头,难免叫她内心

戚戚,她木然而立,不知所措的望着姐姐。

而有别于萧女的彷徨,舞女韵音显得娴熟许多,朝着妹妹望了一眼,不多时

已是俏皮的眨起眼来,眼神已是从庄重温驯变得淫媚起来,转过头去,却是盈盈

而下,跪在宁夜身前。

宁夜怡然而笑,也不多言,悠闲的跨坐在那刻有金龙彩凤的大椅之上,眼神

在这两位双胞姐妹身上打转,一会儿望向这红裙袅袅的舞韵音,一会儿便瞧瞧那

黄杉清脆的萧韵琴,心中难免得意起来:「还记得当初邪煞那厮拿你们两个逗弄

与我,叫我好生难堪,今日终是让我得偿所愿,自今日起,你二女定要好生光大

我魔门魅术,当然,是用在我身上,哈哈。」

萧女刚想破口大骂这贼人无耻,但眼前的一幕却叫她瞠目结舌,姐姐跪倒在

宁夜脚边,主动的伸过头去,却是将头埋在了宁夜的胯间,虽是早已感应过这二

人的淫靡勾当,可近在眼前的视觉冲击却不免叫她震惊,而更震惊的,却是舞韵

音伸出那细长的舌头,极是娴熟的朝着宁夜的亵裤舔了一圈,又咬紧牙关,轻轻

咬过宁夜的亵裤,使劲儿往下一扯,硕大的巨龙一跃而出,却是在舞女脸上轻轻

一拍。

「啊!」萧女尖叫一声,眼神有些迷离,这,这魔头的那活儿怎么这般大。

嘴唇微泯,筹措之间舞女已是将那巨龙含入口中,开始了熟悉的含允厮磨。

姐姐怎的这般放荡了,萧女如是想到,可姐妹二人心有所应,更有如此淫靡画面

近在眼前,萧女只觉口中充实肿胀,似有铁杵一般的硬物在口中缓提轻顶,甚是

恼人。

「呃,呜」,一股浓咸湿意涌入口中,萧女只觉恶心想吐,将头扭转一旁,

却又干呕不出什么,银眉紧蹙。正当她气苦难耐,正欲回身找姐姐问个明白之时,

却见那魔头挺着微微下垂的肉棒正朝自己走来。

「你,别过来!」虽是脑中各种谩骂词句闪过,可近在眼前的冲击,却让她

不知从何说起,只是声音柔软的微作抗拒,宁夜却是咧嘴一笑,顷刻间已是走至

萧女身旁,双手一紧,便将萧女搂入怀中,望着映入眼帘的与舞女一模一样的精

致容颜,忍不住戏谑道:「放松一点,一会儿你便要求我的。」

萧女俏脸微红,只觉宁夜身上散发着一股精壮男子气息,同时一股与自己体

内功法相合的无形魔气将自己包裹,自己竟是觉得体内媚功运转猛烈,几息之间

竟是面红耳赤,心跳剧烈,手中绵软不止,再无反抗之力。

宁夜将脸缓缓靠近,渐渐近至萧女脸前相贴,故意吐出魔舌在萧女鼻尖微微

一扫,萧女忍却不住,正欲闷哼一声,不料樱唇正被宁夜的大嘴盖住,慌张开口

却是那灵动飘逸的魔舌探入,四下寻找着自己的娇俏小舌。

虽是不愿让他得逞,可宁夜却是老道异常,稍一探查,便在那角落之处寻得

莲舌踪迹,一个翘卷,便将萧女的莲舌交织一团,使劲儿吮吸舔舐,惹得萧女芳

心直颤,身体来回摆动,却又不忍将他推开。

「啊,妹妹,我,我也要。」舞女秀唇微张,一个劲儿的舔舐着自己的唇侧,

媚态尽显,风骚入骨的她快步移来,却是感应到宁夜的高超吻技,情不自已的走

了过来,将身子靠在宁夜背上,双手环抱住宁夜的虎腰,不住的向上蹭着。

宁夜吻得一会儿,满脸得意的伸出舌来,望着已是动情的萧女,嘿嘿一笑,

双手轻轻解过萧女身上的黄杉,伴着萧女无措的神情,青衫飘落,露出雪白无暇

的娇嫩肌肤,更令人惊讶的是,那两团被亵衣紧紧包裹但又凶气外露的硕大雪球。

「果真是名不虚传!」宁夜哪还忍受得住,在不温声细语,一手粗鲁的扯下

那多余的亵衣,两颗雪乳立时弹跳出来,轻轻在宁夜脸颊弹跳耸动,宁夜侧目之

下,只觉这雪乳犹如含苞蜜桃一般粉嫩可爱,双手同时攀上,那销魂一触之下,

只觉舒爽无比,再无顾忌,疯狂的将这对巨乳肆意揉捏晃动,把玩不休。

而他身后,舞女亦是有感于胸前摇曳,不多时已将自己衣裙除下,露出一对

相对小了几分的嫩乳,一手抚摸着自己的美胸,一手缓缓伸向宁夜,为宁夜除却

上身衣物,待到宁夜一身精装肌肉展露出来,自己越发双眼放光,不住的将自己

的嫩乳贴着宁夜虎背上下起伏,似是有吸力一般的来回引导。

宁夜依旧沉浸在萧女的涛壑之间,手口并用,或吮吸或揉搓,不断感受着来

自萧韵琴怀中的温暖与柔软,同时在舞女的逗弄之下,更是伸出魔手向后探去,

一把抚上舞女那纤细健美的玉腿,心中叹道:「舞萧双姬,果真名不虚传。」就

这样一手豪乳一手玉腿,宁夜就地而卧,将二女各自拉入身侧,宛若帝王一般尽

情享受。

揉捏一阵,宁夜只觉手中雪乳愈发坚挺几分,本就硕大圆润的雪白玉兔更显

几分膨胀之势,宁夜心知萧女已然动情,当下轻轻拍打一阵舞女秀腿道:「音儿

稍待,今日暂且先陪好琴儿,一会儿我们再一龙二凤,保管你姐妹二人欲仙欲死。」

一个侧身,将萧女爆乳托起,一把将萧女抱至自己身前,一个狠扯,将萧女

身下最后的亵裤扯下,萧女双腿紧紧夹住,一脸娇羞,将自己的私处微微遮掩,

宁夜嘿嘿一笑,却是慢慢躺下,朝着萧女柔胰一拉,便将萧女拉至自己胸腹之上,

萧女那对豪乳与自己肌肤相触瞬时挤压成一团,叫宁夜好生舒爽,宁夜一个熊抱,

狠狠将萧女抱紧,双腿微微一屈、一蹬,萧女紧夹的双腿便被轻松分离,一根火

热滚烫的钢铁肉棒缓缓移至萧女那寸草不生的玉洞门口。

「你!」萧女掩面轻唤,却是声音轻柔,不见丝毫怒气。

宁夜将嘴凑上萧女耳畔,淫笑道:「琴儿勿惊,你与音儿心有所应,当知我

的本事,我也知道你的深浅,你本就是我极夜圣女,功法相契之下自然能鱼水相

融。」不等萧女回应,腰鼓一挺,巨龙立时一贯而入。紧致曲折的幽径小道、嫩

滑舒爽的曲壁肉膜,熟悉的感觉袭来,叫宁夜满意非常。

「果然与你姐姐这里一模一样,」宁夜暗道,心中大喜,舞女的蜜穴早已被

他摸得透透的,几个浅顶钻磨便叫萧女娇喘连连,忽然一个牟足劲的深入,直顶

得萧女大声呼喊起来。

「啊,停,停下,好,好大!」萧女淫呼不止,却是十足受不了宁夜的巨大

尺寸,她虽不是深闺处子,但哪里经受过这般粗长的肉棒,又哪里体会过这般蚀

骨销魂的钻磨功夫。而另一边的舞韵音亦是满脸晕红的捂住蜜穴之处,满脸沉醉

的朝着宁夜望来,眼中尽是淫靡之气,若不是宁夜的肉棒已插入妹妹穴中,怕是

要被她争抢出来插入自己体内。

宁夜几番挺动,深觉舒坦万分,双手托着萧女的柔臀,一番爱抚之下更觉胯

下刚猛有力几分,抽插频率亦是愈发加快,可每一轮抽插都引着萧女的一声长呼,

一时之间,旖旎而淫媚的娇吟在房中回响不止,而一侧的舞女亦是有感于胯下奔

腾狂涌之感,跟着妹妹一齐呼喊起来。

「啊,慢,慢一点,啊,好快,啊,受不了了,啊!」伴着一声高亢的呼声,

二女几乎同时达到高潮,一股涓流自二女胯间同时涌出,瞬时将宁夜巨龙沾湿,

宁夜更觉舒爽,当下起了起身子,让自己坐在地上,一边不停的继续来回挺动抽

插,一边魔蠢微张,朝着萧女那对百握不厌的巨乳咬去,轻拢慢捻抹复挑,银牙

轻咬尝蜜桃,手口并用之间,胯下雄物依然坚挺有序,直叫萧韵琴手尾不得相顾,

全身似不如自己一般,任着宁夜的高潮技艺而不断进入高潮。

「啊,再快,再快一点,别停下,啊,要飞了!」不断娇喘,不断身形摇曳

的萧韵琴早已忘却所以,只觉在宁夜身上起伏的已不再是那个与宁痴有着海誓山

盟的自己,而是一个沉溺于爱欲不可自拔的魔教圣女,本就是极夜中人,本就与

这现任教主是一类人,何苦追寻那烂漫天真的情爱呢?萧女眼色迷离,神识昏沉

起来。

「来了!」宁夜轻唤一声,抽插愈发剧烈,伴着二女同时发出的娇嗔之音,

凶猛撞击几许之后,猛地提了提发力的虎臀,一股浓精喷射而出,竟是毫无保留

的贯入萧女那幽径之中,而宁夜却是丝毫不见颓势,将有些疲累的萧女缓缓放下,

又在那对豪乳之上流连几许,再度雄风挺起,伸手之间却是将渴盼多时的舞韵音

拉入怀中,也不多言,便将巨龙插入舞女口中。

又是一阵口中温存,宁夜再度抽出之时,巨龙已是较之当初又有几分膨胀之

意,当下扯过舞女,使其背对着自己,自己双手抚上舞女秀腿,腰间再挺,便又

进入那熟悉的蜜穴之中。

红烛摇曳,大内深闺之中,宁夜不断的在二女娇躯之上游走温存,一根粗长

肉棒不断在二女口中、穴中来回变幻,终是在二女的尖声哀叫讨饶声中,射出了

今夜第十次精华,宁夜魔功大成,倒是不觉得疲累,只是眼下舒爽万分,二女又

已不堪征伐,当下开怀大畅,欣然躺在二女之间,一手盖上萧女的巨乳,一手攀

着舞女的玉腿,款款闭目,悠然睡下。

三国霸王大陆

我的女神

战箭天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