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工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工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琼明神女录第二十三章我曾见你误此生

发布时间:2021-01-22 02:25:25 阅读: 来源:手工皂厂家

第二十三章:我曾见你误此生

天上已不再落雪,荒老的古城之内隐约是雪怪的脚步声。天空云霄滚滚下垂,

其上浩浩荡荡的神魔之战也只能见到一点淡淡的嚣尘。

所有的一切都淡去了在视野里,那些若有若无的骚动也只能将世界衬得更加

寂静。

万物如死,修罗宫也如一颗庄严而孤寂的瞳仁,似乎再也不会睁开。

陆嘉静依旧躺在他的怀臂之中,眼眶通红,只是不再流泪,眼泪只是蕴藏情

绪的工具,等到情绪用尽,泪水便也随之枯竭。林玄言看着她的眼睛,她侧着头,

长发自一边披下,遮掩着眉眼,而那眉眼间的红润,更像是妆容,在那清素的容

颜上添了许多艳色。

苏铃殊在原地怔了半晌,一直到哭声渐止她才走到了陆嘉静身边,那些内衣

已经被撕扯得处理破碎,而那件金线雪浪的华贵外袍还算完整,她弯腰拾起衣袍,

轻轻盖到了陆嘉静赤裸的身体上。

陆嘉静扭过头,望向了这个素未谋面的少女,神色一滞。紫发少女看着她,

同样满脸震惊,她眨了眨眼,内心再三确认,陆嘉静这三个字就卡在喉咙口,她

张了张口,欲言又止。

苏铃殊心中心思急转,为何陆嘉静会出现在这里,她不是应该在清暮宫清修。

那这个叫林玄言的少年到底是谁,和陆嘉静到底是什么关系呢?一时间疑问

纷至沓来,她不求甚至,只是看着陆嘉静那张许久未见的容颜,即使隔了那么久,

每次见到依旧觉得如此好看。尤其是她将视线移到了那胸前之时,心中都不由生

出一种异样的羡慕,男人……是不是都喜欢胸大的?

她下意识地低下头看了看此刻大小发育得中规中矩的胸脯,有些挫败。

陆嘉静自然不认识此刻的苏铃殊,不过她看到那一头紫发,心中不由一动,

那种紫色太过熟悉,深深烙刻在记忆里,挥之不去。

两人就那样对视了片刻,目光虽然澄澈,但是隐约之间,却有一种剑拔弩张

之感。林玄言神色微异,他下意识地伸出了手揉了揉陆嘉静的头,陆嘉静偏过头,

躲了躲他的手,瞪了他一眼。她的嗓子因为方才的激烈有些干涩,她率先开口问

道:「这位姑娘是……」

林玄言解释道:「她叫苏铃殊,是我在古城里遇到的。」

苏铃殊附和道:「嗯。我是绣衣族的人。」

陆嘉静点点头,心中将这个名字默默重复了一遍。绣衣族人天生紫发,容貌

秀美,只是如今该族凋敝,人丁稀少,又被各大妖族围捕,试图收服绣衣族少女

成为他们的禁脔。夏浅斟的母亲便是绣衣族的女子,所以她也继承了那一头淡紫

色的长发。只是不知为何这个少女会出现在这个危机重重的古城之中,为何她是

绣衣族人。一切只是巧合还是有个暗中布局?

林玄言说完话便用衣衫将陆嘉静裹紧了些,他的目光上移,投到了那只剩下

累累白骨的修罗王身上。

苏铃殊也望向了那具白骨,她心神剧震,总觉得,这具白骨似乎……似曾相

识。

修罗王坐在古老的座椅之上,血肉消散,白骨苍苍,可怖可憎。那柄古剑贯

穿了他的胸膛,将他钉在了王座之上,那两个空洞眼框骨之间依旧有稀薄的金光

涌动,只是似老人垂垂老矣,奄奄一息。

只剩下骷髅的修罗王艰难地抬起了手,他的骨节按在了古代的剑柄上,一节

节扣住了古剑,却再也无法拔出。他的姿势如此怪异,望上去就如同自尽一般。

修罗王古老的声音响起:「你们很不错。」

「这么多年。你早就应该死了。」林玄言说道。

修罗王道:「千年之间,很多妖都曾进入过这座古城,有些人迷失在了外城

之中,有些人成功破阵,走了出去。而那些我认为可以改变雪国命运的人,我将

他们引到修罗宫中,男子吸食精血,女子采阴补阳,虽偶有失手,但是终于攒下

了一部分力量。没想到今日毁于一旦。」

「千年苟延残喘,如今大梦初醒,不失为一种解脱。」林玄言道。

修罗王忽然道:「你不怕这修罗宫中还有后手?」

林玄言想了想,道:「静观其变。」

沉默片刻,修罗王轻声道:「你们是如今天下最优秀的年轻人么?」

修道百年,不过在他眼中依旧只是年轻人。

林玄言没有回答。他已经将陆嘉静扶起,给她传了些法力护住主要的心脉,

那裙摆之下依旧有湿稠液体流出,那是鲜血。林玄言没有回答,优秀和天才没有

意义,唯有真正走到最后才能见到分量。

最后,修罗王轻轻叹息:「你还有什么问题么?我可以保证告诉你实话。」

「你在这里待了多久?」林玄言毫不犹豫问道。

修罗王看着他,瞳孔中的光越渐涣散。他苍老的声音在古殿之中响起:「一

千四百余年。」

一千四百年前,雪国覆灭。

回答完之后,修罗王微微一震,想通了林玄言这个问题背后的关节,心悦诚

服道:「确实了不起。」

「你死了之后,雪国将如何?」林玄言问了第二个问题。

修罗王道:「雪国不是修罗王的雪国。」

「这个洞天世界是谁的手笔?」林玄言继续问。

修罗王声音越来越轻:「天上。」

「古城之中,有座古塔,那到底是什么?」他问出了自己最好奇的问题。

修罗王第一次出现了犹豫,「不知,那座古塔同样困扰了我千年,若是世上

真有人物能有如此神通,那那人说不定已经破开虚空,离开了琼明界。」

最后一个问题,「如何离开?」

修罗王伸出了一根白骨手指,向上一指,「天上守宫之人九人余六,杀一即

可离开。」

…………

两日之后,一座古庙之中,雷电咆哮,照亮了三张清秀的面容。

夏季雨水反复,外面暴雨倾泻,豆大的雨点一声声敲打在房梁之上,在古庙

屋檐前落成一片雨帘。

陆嘉静和林玄言坐在一起,苏铃殊则坐在古庙门口看着大雨发呆,雨水如丝,

一缕缕的溅开,随风散落在她的面颊之上,有些微微清凉,少女一身绿衣像是雨

水之中缓缓摇曳的芭蕉。

修罗王已经死去,但是雪国依旧。那个古老的种族依旧要重复它们冗长而苦

难的命运,在那个亦真亦幻的古城中,走过最川流不息也最枯燥沉闷的日子。一

千四百年如此,下一个一千四百年或许也同样如此。

陆嘉静似乎心事重重,变得愈发沉默寡言。林玄言本就不太善于言辞,便也

跟着沉默,于是他就陪着陆嘉静坐在一个利爪獠牙的鬼像之下,看着溅入门槛的

雨水发呆。

不知道过了多久,雨点喧嚣的声音是这个世界唯一的响声。苏铃殊看着外面

被雨水打得花枝乱颤的树木,心中竟有些黯然的忧伤,她没有去看陆嘉静,故人

相逢,本来是很开心的事情,但是她却开心不起来。很多往事已经模糊,但是她

依然记得很多,她一直不太喜欢陆嘉静,因为她一直觉得这个陆姑娘很是心口不

一。

忽然之间,苏铃殊脑海中忽然有一个念头如灵犀般闪过,她偷偷回过头瞥了

两人一眼。暗自观察着这两个闷葫芦的表情。而他们自始至终没什么表情,所以

她的心头更加沉重。

苏铃殊想到了那个极其可怕的梦境。她忽然想,自己会不会依旧被困在梦境

之中,只是这个梦境比之前的要更为复杂,想要彻底击溃自己?她脑海中再次浮

现出陆嘉静赤身裸体倒在修罗宫的场景,心中不安的情绪越来越盛。

林玄言忽然看了苏铃殊一眼,苏铃殊连忙扭过头,装出一副无所事事的表情。

林玄言心中暗惊,不知为何,方才他竟然在这个少女身上,察觉到了一丝杀

意。

而在那暴雨深处,无数植物破开泥土疯狂生长起来,它们扭曲作结,连成一

片,甚至有很多古树从根茎处被拱开,连根拔起,一个个妖异而诡异的脸浮现在

雨水之中,扭捏出五官,变幻出面容。仿佛一个个雨水之中浮现出的面具。

古庙之中,那柄古代微微颤动。林玄言忽然正襟危坐,一手按住了剑柄,目

光眺望向了那重重雨幕之中,眉毛渐渐拧在了一起。

遥远的雨幕之外,茂密的高林之上,一个接着一个青妖族的身影显现出来,

它们背对着群山,面朝着古庙的方向。为首的是一个面容怪异的灰衣少年,少年

立在妖群之中,稻草人一般,目光如死,脸上却挂着妖异的笑容。

「了不起,竟然可以从那里逃出来。只是才出虎穴又入狼口,青妖一族的杀

力可不比那祭坛单薄呀。」

密林之中传来妖兽低声的嘶吼,许多青妖族人骑在妖兽身上,驾驭着妖兽巨

大的身躯不急不缓地前进着。

这片属于他们的领地之中,杀机四伏,耳目众多,你们几个人族少年少女,

如何能够逃掉?

古庙之中,雷电闪烁,陆嘉静时不时地咳嗦,脸色越来越白,古城一行,受

伤最重的还是她,修罗王注入到体内的阴气不停地侵蚀着她的修为,惹得体内气

机紊乱,而出了古城又偏偏遇上暴雨,阴湿之气更重。修道之人不易染上风寒,

而陆嘉静的咳嗽声却不停地在古庙间响起。

苏铃殊看了一眼陆嘉静,心中微疼。曾经多么骄傲而风光的少女,如今道行

直坠,沦落至此,何其可悲。思及此处,她不由自嘲地笑了笑,心想自己的境遇

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哪里有资格可怜她呢?曾经半步通圣的自己,如今借体重生,

修为连化境都未到。昨夜杀天门守门人,也是三人合力费劲心思才堪堪破掉,若

换做以前,根本就是不值一提的事情。

想着想着,她忽然鼻翼微动,霍然起身,侧过头望向了雨幕之外。她这才发

现,林玄言不知何时已经站了起来,来到了她的身侧,同样忧心忡忡地望着雨幕。

「你也感觉到了?」苏铃殊蹙眉道。

「嗯,有妖来了。而且数量极多。」林玄言道。

苏铃殊想了想,道:「应该是青妖一族。我先前就是遇到了许多青妖,与他

们缠斗,然后误入了那座古城。」

「青妖?」

「嗯。」苏铃殊解释道:「青妖是妖域北方的妖族,是无根木修成的妖怪,

天生便有与草木融为一体的神通能力。在木系妖类之中,仅次于白木煞的白木妖

族。最可怕的是,据说青妖族在暴雨之时修为便会暴涨,看这雨势,应该很是棘

手。」

林玄言问:「你有什么办法么?」

「最明智的办法应该就是跑了,拖过暴雨再和他们缠斗,胜算更大。」

林玄言看了一眼雨势,漠然道:「恐怕已经来不及了。」

话音未落,古代低鸣,一气虹光辗转而去。因为握着剑,所以他至少有些心

安。林玄言始终相信,只要手中有剑,任何艰难险阻,苦难羁绊都可以挥剑斩断,

何况区区一个屈居北域最北方的妖族。

滴答滴答的漏水声骤然加剧,一丝暴戾的气息无声撕裂雨幕,自四面八方涌

来。

雨势更大,如珠帘铁甲,骏马金戈,铺面而来皆是凉意。

林玄言回过头看了陆嘉静一眼,陆嘉静靠着古老石像,同样看着他,脸上看

不清神色。

林玄言柔声道:「你伤势太重,先在古庙调养,我们先去杀出一条路。」

陆嘉静轻轻点头,声音有些沙哑:「小心些……」

林玄言不再犹豫,持剑冲入了重重雨帘之中,苏铃殊紧随其后。大雨茫茫,

转瞬淹没了他们的身影。

而顷刻之后,便有猎猎声响自雨帘之中炸开,狂风更盛,大雨磅礴,天上雷

电纵横闪耀,将古庙映得明灭不定,其间神鬼雕像更显峥嵘。

陆嘉静一个人坐在古庙之中,感受着体内微弱的气息流动,心神随着那两道

截然相反的气息奔走。

林玄言走了之后,她再也不压抑身体中的伤势,咳嗽声一连串地响起。

她不停结印调息,而体内一阴一阳两道气息都十分微弱,它们背道而驰,纵

使殊途同归,却始终难以融合在一起。

仙道已损,阴阳道也摇摇欲坠。自己的身体就像是这座漏风漏雨的古庙一样,

千疮百孔,不知道会在哪个暴雨之夜轰然坍塌。

陆嘉静垂下脑袋,神色落寞。

而那大雨之中,血水已经渐渐汇成了血泊。青妖的血同样是红色的,不过颜

色更为深而浓稠,雨水冲刷都久久难以化开。

为首的丑陋的灰衣少年高高屹立在高树之上,举目而望。寒风将他灰色的布

衣吹得嗖嗖作响。

前方骑着妖兽的青妖一族浩浩汤汤,凶相毕露,空洞的目光将林间寒风也衬

得更加阴鹜。

「又是你?」苏铃殊看着灰衣少年,脸色阴沉。

灰衣少年发出呵呵的笑声:「若是姑娘愿意去青妖城做客一番,小妖定然一

声令下喝退众兵,保你这位朋友一命。」

苏铃殊目光如电,冷冷道:「用这么多命换我一介女子,妖族也是如此纨绔

作风?」

灰衣少年笑道:「青妖一族,人死如落叶归根,来年春时便可破出重生,何

来死亡一说。况且以姑娘的容貌,十座城池也换不来,既然少主有命,我等下属

自然要效犬马之劳。」

灰衣少年不再废话,身影在空中微微抖动便消失在了原地,林间响起沙沙的

声音,似是有衣衫擦过林间落叶。

苏铃殊无声向前一步,走到了林玄言身边,轻声道:「小心些,这个灰衣少

年修为不足,万万不可大意。」

林玄言点点头,吐出一口浊气,身形如撕裂而去的闪电,古代亮起了第一道

剑光,千年沉寂,第一道光便是如此明亮,照得雨丝分明,历历可数。而妖军一

边似是有令传下,那些潜伏林间的上千妖众忽然涌出,朝着两人汹涌而去。

「女的留活的,男的杀无赦。」灰衣少年怪异的声音自雨幕中传出。

与此同时,一道道灰色的细线如剑光一般穿雨而去,林玄言深吸一口气,手

腕一拧长剑,身形骤然拔出,消失在了原地。

本来此行北域,林玄言的修为也收到了很大的影响,但是修罗宫一行,偶得

机缘,获得了这柄丝毫不逊色于古代的好剑,古代沉淀千年的剑意流融于体,修

补了许多他破损的剑心,所以境界不退反进,竟然借此机会隐隐来到了九境的门

槛之上,虽然相较之前的伪化境仍有出入的,但是对付这些修为不高的小妖全身

而退应该不是问题。

林玄言已如箭破风,长虹凿地般坠入了茫茫妖海的包围之中。而苏铃殊从袖

中摸出了一个小铃铛,她丝毫不顾忌满地横流的雨水,在草地上盘膝而坐,铃铛

发出悦耳声响,丁玲玲地洒满周身,而那些听上去柔生生的声响不是春风却胜似

春风。

苏铃殊身边有花盛放,无数虚影随着盛放的鲜花绽开,虚影之中,有天女散

花,仙鹤起舞,凤舞九天,异象纷呈。

但是这些意象都不是真相,所有隐藏在华美之下的,尽是杀机。

那些向着苏铃殊用来的妖怪纷纷被幻境吞噬,化作了草地之间的血水和泥浆,

重新融化在土地里。苏铃殊轻轻摇晃着铃铛,这是她压箱底的宝物之一,只是施

展起来极其消耗法力,不过今日妖物太过,只好速战速决。她的脸色越来越白,

嘴唇上的血色渐渐褪去,但是她依旧闭上眼睛摇晃着铃铛,明艳的异象将她的眉

目照得精彩纷呈。

而林玄言那一边则要惨烈得多,他不停地挥剑挥剑挥剑,剑尖流动的轨迹从

一开始的潇洒写意到后来只是最简单最有效的挥砍,他左右劈斩挥动,血水迸溅,

最落不到他白色的衣袍上,无数妖兽坚硬的外皮都被这柄古剑如同切纸般随意劈

开,身首异处。

林间哀嚎不断,一只只身躯庞大的妖兽倒下,其上的青妖战力更高,但是在

林玄言的剑光面前依旧构不成威胁。但是最可怖的依然是青妖一族的数量,人力

终有穷尽之时,而青妖完全可以凭借人海战术拖垮自己,而凭借自己现在的力量

真的杀的光么?

而那个诡异消失的灰衣少年肯定潜伏在某个暗处,伺机而动。

他强压下心中的杂念,剑刃一转,口中低喝一声,心中气机周天流转,一口

浊气吐出,剑气如骏马奔驰一般充沛地流泻而去。

雨幕如纱帘一般被瞬间撕裂,那些被剑斩开的雨水出奇地没有蒸发,而是骤

然弹出,钢珠一般激射出去,刷刷刷地洞穿了几只较弱的妖兽的躯体。

而那些通体碧绿的青妖,看上去身体柔弱,体魄却强横异常,那些雨珠巨大

的冲击力将他们冲击的前俯后仰,却没能洞穿他们的躯体。

剑刃斩断脊骨的声音不断响起。林玄言杀红了眼,从单手握剑转为了双手握

剑,剑光腾起落下,大开大合,双手似乎要随着长剑脱飞出去。

杀伐一直在持续,血腥与喧嚣不停蔓延,每一滴落下的雨水之中似乎都带着

鲜血,带着腥味。

原野之间到处都是尸体,而从不远处丛林中涌出的青妖也少了很多,远不似

最初的密密麻麻。

一颗黄豆大小的雨滴落下,坠到了林玄言的衣衫之上,晕成一片暗色的水渍。

他余光瞥了一眼衣衫,不停地喘着气,强压下身体里的伤势。气机的周天流

转已经被最开始慢了整整一倍,他不知道是自己先垮下还是青妖先杀完。

他看了一眼将自己团团围着的青妖,再看了一眼身后不远处的古庙。

他一身白衣拖血,死守庙门。无路可退,便只有死战。

越来越多的雨水破开了护体剑气落在了他的身上。而耳畔的铃铛声也渐渐微

弱。

他无暇回过头去看身后的苏铃殊,他相信这个神秘少女的实力,虽然青妖是

冲着她去的,但是他依旧觉得是自己拖累了她,心中有些无名的内疚。

生死一瞬,无暇多想,庙门之口,他一袭白衣如风卷残云,再次向着妖兵掠

去。

雨水渐渐打湿了衣衫。

他挥剑的姿势也越来越笨重,就像是挥刀一般,妖兽身上的伤口也越来越不

整齐,从最初的光滑平整到如今的坑坑洼洼。

终于,在林玄言一剑抬起的时候,一道阴冷的气息出现在了空气里。

那道气息是伺机待发的猛虎,只等林玄言气势落到谷底之时骤然发动。灰衣

少年终于在疾风骤雨之间再次隐现。天穹之上电闪雷鸣已经渐渐淡去,但是雨势

却攀升到了最巅峰,激荡的雨水如沙尘扬起,似水银铺地。

青妖一族与人类不同,暴雨之日便有得天独厚的优势。雨水会滋养他们的心

肺,让他们的法力更加圆融。而人类则要分出力量去抵抗那些钢珠般落下的急促

雨水。此消彼长,纵然林玄言手握古剑,也会越来越费力,直至彻底力竭。

灰衣少年自背部袭来,无声无息,他推算过,按照林玄言此刻的速度,绝对

不可能挡得住自己精心准备的一击。即使挡住了,也是重伤的下场。

苏铃殊骇然睁开眼睛,她察觉到了灰衣少年的轨迹,但是她已经来不及阻止,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片刻之后,那一道鳞刺洞穿林玄言的后背。

撕拉!

一串火星暴起,照亮了两双眼睛。那两双眼睛在雨水之中只是一刹那的对视,

快得犹如猝不及防的生死。

灰色少年面色大便,手中鳞刺断成两截,顷刻落入了黏稠的血水之中,他的

身子急速后退,来不及思考为什么林玄言可以如此快得反应过来,这一击失败便

失败了,等会重新来过就是。

灰衣少年这一击,林玄言同样等了很久,为了诱他出手,自己也付出了很大

的代价。比如这一身雨水,还有许多本来无法伤到自己的攻击。

既然这一击他等了这么久,当然不可能让灰衣少年抽身而退。

古代脱手而出,朝着灰衣少年掠去。速度远远快过了他逃跑的速度。

「噗!」一口鲜血骤然从林玄言口中喷出。

在古代命中灰衣少年的一瞬间,他的后背同样受了重击。螳螂捕蝉,尚有黄

雀在后。

灰衣少年重伤落地,手臂已经断成半截,他脸上却露出了狰狞了微笑。他另

一只手死死地握着古代,尽量给那个偷袭林玄言的人争取时间。

砰!一捧血花在他身后炸开。

手中离剑的一瞬间,林玄言竟有一刹那的手足无措。这一刹那的分神很是要

命,他心口一寒,仿佛有刀匕顶在那里,下一刻便会破开肌肤穿透心脏。

千钧一发之际,一声铃铛响起。

不知何时,苏铃殊已经消失在了原地。一道碧色的光芒一闪而过,少女以手

为刀当空落下,瞬间劈开了那些缠绕着他臂膀,刺穿入他体内的碧色藤条。

少女方一落地,脚步便极速变幻,身形迅捷,踏出一连串虚影,时而以拳击

出,时而化掌为刀,一阵死死紧逼。以攻势强行压住了那人。

而此时古代已经脱离了灰衣少年的掌控,重新回到了林玄言手中,少年握剑

穿雨破幕,明艳的剑光比天上的闪电更为耀眼。

那偷袭之人正是青妖族的少主!他自始至终没有露面,就是等待这个时机。

但是两人千算万算都没有想到,这个紫发少女居然如此强。

一着失策满盘皆输。青妖少主甚至没有和灰衣少年交换眼色,便各自向着不

同的方向窜逃而去。

林玄言露出一丝狠色,剑光照亮了昏沉天色,于是每一滴雨水斗成了剑。茫

茫雾气之中,青妖少主凄厉的惨叫声传来,撕心裂肺。那些落下的雨水不停地切

割者他的身体,将他切割得面目全非,千疮百孔。

而苏铃殊则去追击灰衣少年那一边,铃铛声有条不紊地在她掌间响起,而灰

衣少年如见天敌一般,每当铃铛响起,他的身形便会慢几分,不多时,苏铃殊便

掠到了他的上头。

灰衣少年仰起头,看着那个猎鹰般追来的俏丽少女,心中有些绝望。

雨水落到他的身上,本该滋养气息的雨滴却像是一条条劈在身上的皮鞭。他

不由想起了家族覆灭的那一天。同样是一场大雨。

他本是灰木族人,只是灰木族在北域声明不显,比不得如日中天的青妖族。

而青妖族向来容不得异类,对灰木族的追杀从未停止过。而五年前,本想迁

走远离是非的灰木族行踪暴露,被青妖围剿,一举歼灭。唯独他活了下来。因为

他就是通风报信,里应外合的那个人灰木族人。

那一日,他亲手杀死了曾经欺负自己的灰木族大汉,也亲手杀死了对自己很

好的亲人。他没有手刃仇人的快感,也没有杀死亲人的内疚。那一日他的心绪比

那暴雨更加冰冷淡漠。

从此他成了青妖族少主的亲信,对青妖族尽心尽力。但是他知道,在自己的

躯体深处,依旧流淌着灰木族的血,纵使那些血从来没有温度。

他也知道,自己依附青妖只为一时太平,好男儿志在四方。

但是今天他再次如此近地接近死亡,他不甘心。

生死一瞬有明悟。

他忽然想起了灰木一族的禁术,逆化转生术。他面目狰狞,嘴角渗血,身形

被雨水冲刷得单薄如纸。

苏铃殊来到了他的身子上方。一道光自她袖间落下,电光火石一般扎进了灰

衣少年的身体里。本来志在必得的少女忽然秀眉一蹙。她立马跟上了灰衣少年下

坠的方向。凑近之后才赫然发现,那个灰衣少年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她刺中的

只是一件灰衣。

另一边,青妖少主被一剑钉在地上,苟延残喘,奄奄一息。

那些青妖余孽见到少主被擒都不敢轻举妄动。

苏铃殊很快来到了林玄言身边,林玄言投去了一个询问的眼神。少女摇了摇

头,惋惜道:「让他跑了。」

林玄言没有深问。眼前这个青妖显然身份更为尊贵。

「你们杀了我,青妖一族绝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绝对不可能活着走出青妖

一族的领地的范围。」青妖少主面目狰狞。

这一战恶战之中,林玄言同样受了很重的伤。本来强压下去的伤势重新蔓延

开来,一道道鲜血渗出,缓缓染红了白袍。

天上的雨势渐渐淡去,一切都进入尾声。

林玄言面无表情地抬起了剑,朝着青妖少主刺去。

在死亡的一瞬间,这位少主变得疯狂无比,「都给我上,一定要给杀了…

…」

话语戛然而止,一剑封喉。

青妖少主的身子碎成了两截,可是他面容上笑容更加诡异。

那干涩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不会死的。青妖一族死亡便是开始,来年我将重获新生,我会在幽冥途

上等待着你们。你们逃不掉的……」

那声音犹如诅咒一般在原野上回荡。

而青妖族人见到了少主被斩杀,再也没有顾忌,不退反进,发疯似地朝着林

玄言涌来。林玄言长剑拖地,侧过头漠然地看着他们,就像是阎罗殿中无情的死

神。

…………

古庙之中,陆嘉静咳嗽声越来越剧烈,她体内紊乱的气息剪不断理还乱,横

冲直撞,在她的窍穴和肺腑之间不停游窜,一阵绞痛。

那朵本命莲花游走周身,不停地稳定平衡着周身的气息。废了极大的劲才堪

堪压下些许伤势。

她看了一眼紧闭的庙门,那些打斗声越来越遥远,似乎战斗已经接近了尾声。

她始终相信林玄言能赢,不管对手是谁。

庙顶漏水,庙中坑洼处也积了很多水,她看了一眼积水,积水中是她容颜的

倒影,古庙昏昏暗暗,容颜凄凄惨惨,落魄至极。她靠在墙壁上,身子蜷缩在一

起,再次开始抵抗体内乱窜的气流,她知道如果自己不能控制住的话,那么自己

的阴阳道修为可能就会在今天毁于一旦。

而修行的紧要关头,她心神忽然一震。古庙侧边的墙壁不知被什么东西拱动

了,窸窸窣窣地开始落灰,陆嘉静看着那古庙墙壁上忽然打开的缺口,如临大敌。

一个赤身裸体的少年忽然摔在古庙之中,少年面容怪异,那如同树木干鳞般

的皮肤满是伤痕,露出了大片大片的缺口,缺口之中,是如年轮一般的纹路。

寂静的古庙之中,陆嘉静和死里逃生的灰衣少年猛然一个对视。

彼此目光之间,错愕只是一闪即逝。双方心弦立马绷紧,陆嘉静下意识地催

动气海,而体内本就不稳的气机被强行打断,变本加厉,一口鲜血骤然喷出,她

捂着胸口剧烈喘息,试图强行压下伤势。

灰衣少年浑身赤裸,古木一般的身躯渐渐老朽,如被打回原形的妖怪一样渐

渐退化成本源之躯。

他有些木讷地看着陆嘉静,本该死气沉沉的眼睛里骤然暴起灼灼精光,像是

在沙漠间苦行了数日的人在将死之时望见了一片绿洲。

尤其是在灰衣少年望见陆嘉静口吐鲜血之际,心中更是狂喜,他发疯似地扑

向陆嘉静,抓住了她的衣领,干枯的面颊之上,那一对眸子就像是干涸的恶臭潭

水,令人生厌。

陆嘉静强提一口气,一道青光炸出,将灰衣少年逼退了数步。

两人距离隔得极近,再次对视。

陆嘉静自然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虽然这个灰衣少年也是受了极重的伤,但

是自己此刻连调动真气都做不到,甚至连一个普通人都不如。

她心思急转,冷漠道:「死里逃生不易,你若是得寸进尺,莫怪我废了你的

修为根基。咳咳……咳咳咳……」

陆嘉静不开口还好,一开口又是一口鲜血喷口,她剧烈咳嗽起来,手艰难地

掩着嘴,目光却死死地盯着那灰木族少年,此刻她绝不可显露出退怯之姿。

灰木少年同样死死地盯着她,极力从她身上的蛛丝马迹之中探查着虚实。

忽然灰木少年一惊,他看到陆嘉静的头顶之上,隐约绽放出一朵青色的莲花。

那恍若道门青莲的虚幻影像自带圣洁,对妖物天生便有威压克制之效。

灰木少年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他看着陆嘉静,那是将要饿死之人隔着铁丝

网垂涎一顿丰盛佳肴的神情。

陆嘉静面若冰霜,她双手结出了一个怪异的手印,身上气息一变,似乎随时

都要祭出法物斩妖除魔。

灰木少年一退再退,他碰到了庙门,蓦然心神颤动。冰冷的墙壁触及后脑,

让他生出了许多清明。

往事走马观灯,纷至而过。他不由露出了冰冷的笑意。这一辈子,机关算尽,

自负聪明。瞻前顾后,患得患失,最后聪明反被聪明误,沦落至此,半生不活。

木本无心,但是无心不代表不能给自己做出选择。他忽然篡紧了拳头,脚步

向前微移。

「伸头一刀缩头一刀,今日我就在这破庙里办了你!」灰木少年狰狞一笑,

似是用尽了全身力气,一下子窜到了陆嘉静面前。

陆嘉静头顶本就是虚张声势的莲花倏然破碎,灰木少年心中狂喜,更无后顾

之忧,一下子按住了陆嘉静想要张开呼救的檀口。他脸凑到陆嘉静面前,目光在

那张清绝秀美的脸上游移不定。

短短几日,陆嘉静便再次陷入了这种境地,她想说些什么给自己争取时间,

但是这个灰木少年更为老练奸诈,直接让自己无法开口。

灰木少年已经开始撕扯她的衣衫。此刻少年同样是强弩之末,根本没有心思

去慢慢地解开她的衣物。

裂帛之声在古庙之间刺耳响起,灰木少年神色若癫若狂。

衣衫条条碎裂,丰满细嫩的双乳挣开了衣衫的束缚之后如大白兔般弹出,山

巅一点幽幽殷红,风景天下独绝。

但是灰木少年甚至没有去把玩那丰硕乳房,他拼命扯动陆嘉静下体的衣裙,

修长雪白的玉腿再次显露,双腿之间夹着的一点嫣红更是绝美醉人,灰木少年看

着陆嘉静想要夹紧掩盖的两腿之间,神色狂喜到宛若疯癫。

「以前陪着少主玩弄过一些妖族少女,都是他吃主菜,我只能剩些残羹剩粥,

而你的身子比以前玩过的所有女人加起来都要好啊,今天我就要揪着你的大奶子

好好操一操你的小穴,看看你这份清冷还能……」

忽然,灰木少年闭口不言,他打了自己一巴掌,咧嘴骂道:「真是多嘴啊。」

曾经就有人言传身教地告诉过他,做人做事绝不可以多嘴,有多少人就是死

于话多?尤其是那些心术不正的反派。

他松开了封住陆嘉静檀口的手,双手两边开弓,一下子掰开了她紧紧夹住的

大腿,用力一扯一抬,这一双无比修长诱人的美腿一下子被他扛到了肩上,而他

自身下体的生殖器官犹如枯木逢春一般再次挺起。

陆嘉静樱唇之前陡然一松,终于可以说话的她连忙疾声道:「你住手,等会

他们来了我绝对可以保你一条生路。」

「大道高远,为了一时情欲连命都不要委实不值!」

「等我法力修复送你一朵青莲,不说化境,你将来步入九境巅峰绝对不是幻

梦。」

「你是聪明人,我一个女子的身子再怎么样也比不上你的命!」

灰木少年没有动摇,他的木棒带着人类的欲望和炙热顶在了她的阴唇上,分

开两瓣粉嫩玉唇,似乎箭在弦上,马上就要插入这尊贵的阴道之中。

陆嘉静疾呼道:「放过我!」

「饶过我这一次,我可以用嘴帮你,或者你可以插我后面!」

陆嘉静语速极快,说到插她后面之时,一直无动于衷的灰衣少年终于顿了顿,

如此淫秽之语从高高在上的清暮宫宫主口中说出,陆嘉静自己都不由觉得无比羞

耻,但是事有轻重缓急,她此刻绝对顾不了多少。见到灰木少年有所动摇,她心

中暗暗松了一口气,张口准备继续晓之以理诱之以利。

忽然她的大腿被骤然往上一抬,只听啪得一声,会灰木少年狠狠扇了陆嘉静

屁股一巴掌。

「你当我傻!」

他面目狰狞,笑容诡异而得意到了极点。顶在阴道口的阴茎忽然一顿,紧接

着骤然发力,一下子贯穿而去。

天地死寂。

鲜血自陆嘉静的双腿之间流出,那是处子之血。

灰木族丧家之犬般的少年,就这样夺走了她的第一次。

撕裂感痛彻心扉,陆嘉静低头看着交合之处流出的血,目光灵气崩碎,光华

消散。仿佛一座深不见底的孤坟,埋葬着深入骨髓的绝望与悲凉。

守身如玉五百载,曾经的情郎没有夺走自己的身体,浮屿之上的大长老没能

夺走自己的身体,轩辕王朝的皇子执权者们虽然采摘了自己后庭,却也保留了处

子之身,最惊险的莫过于近日修罗王这一次,但是千钧一发之际也被救下。

而今日,在这阴冷的破庙之中。在庙中残破鬼神的注视之下。这位高高在上,

身份无比尊贵,容颜更是举国无双的清暮宫大宫主,一国圣女陆嘉静,竟然被一

个如此低贱丑陋的妖怪强行夺走了身子。

灰衣少年面容扭曲得不成人形,他开始在陆嘉静的身体里来回抽插耸动。

陆嘉静看着那根在体内来来回回的阴茎,看着他揪着自己饱满的玉峰来回揉

捏扯动,她仍由身子被肆意摆动玩弄,仍由那只肮脏而低贱的手抚摸过自己的全

身。而无论是怎么样的屈辱和疼痛她都已经浑然不觉。

她只觉得脑海里一片空白,所有东西都在离自己远去。

这一刻,陆嘉静道心彻底崩碎。

…………

庙外雨声已止,满地断骸残肢。

林玄言将剑从最后一个青妖的身体里拔出,终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他环顾

四周,看着那宛如地狱修罗一般的惨烈景象,神色越来越冷。

苏铃殊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吧?」

林玄言神色微微缓和:「没事。」

他收起了古代,看了一眼血雾弥漫的丛林,轻声道:「附近应该没有危险了,

你去看一下路,我回庙里带陆嘉静出来。我们要尽快离开这里。」

苏铃殊点头答应。

林玄言回到古庙,推开庙门之时,心脏忽然擂鼓一般跳动,隐约之间有强烈

的不祥预感。

兹拉的刺耳声中,破旧的庙门被推开,天光微弱,隐约可见灰尘浮动。

林玄言面色刷然变白,他怔了一会儿,然后一个箭步猛然奔进了庙中。

「陆嘉静!你怎么了?」林玄言按住了她的肩膀,不停地给她输送真气,而

她的身子就像是漏洞一般根本承受不住丝毫的真气。

这是道心崩溃的征兆。

陆嘉静淡淡地看着他,神色冷漠呆滞到了极点。

她浑身赤裸,尽是抓捏痕迹,双腿分开,阴唇之中有白浊混着血丝流出,一

片狼藉。

而她的身边,有一具赤裸的尸体。那具尸体已经如同槁木,他身下的阳具已

经枯萎,但是脸上却至死都挂着阴暗的笑容。

终究是自己太不小心了。一时间自责和悔恨充满胸腔,他张开手臂,想要去

抱住陆嘉静,陆嘉静一把推开了他。

「对不起。」林玄言轻声道。

陆嘉静没有回答,她就像是一副空有皮囊的行尸走肉一般,心脏比身子更冷。

林玄言小心翼翼道:「大道还可以重塑。我带你去屠光所有青妖族人,好么。」

陆嘉静终于开口,她的声音不复悦耳,带着些干涩:「不要去。」

她抿了抿嘴唇,艰难开口:「你会死的。」

林玄言握着她的手,「没关系。我不怕。」

陆嘉静看着他,忽然问道:「你喜欢我么?」

林玄言眼睛渐渐湿润,他握紧她的手,颤声道:「我对陆宫主一直是敬仰而

爱慕的。」

「呵,陆宫主。」陆嘉静侧过头,靠在墙上,发丝微乱,粘在秀靥之上。林

玄言想要伸手帮她理一下头发,再次被陆嘉静一把推开。

林玄言心中苦涩,一时间不知言语。

陆嘉静声音幽幽,气若游丝:「我等了你五百年,你误了我五百年。你根本

配不上我。」

林玄言如遭雷劈,呆滞道:「你……你说什么?」

「曾经追求我的人那么多,我在人海长龙之中偏偏挑了你这么个负心汉。我

的眼光一直很不好。」

陆嘉静扭过头,似哭似笑地看着呆若木鸡的林玄言,酸涩的感觉瞬间充斥整

个胸腔,顷刻间,佳人满脸泪痕。她声音哽咽而沙哑,像是冰原上初融的溪水。

「叶临渊,你到底还要装到什么时候?!」

仿佛五雷轰顶,有什么东西在身体里炸开,嗡得一声,所有的思维都在刹那

停止。

沉寂良久,林玄言才回过神来,他怔怔道:「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那天我见到羡鱼剑的时候,我就知道是你了。」陆嘉静面色淡然,泪水却

止不住地流淌。

「我一直在等你啊,一年又一年,虽然后来我已经分不清到底是执念还是喜

欢,我已经不是当年的陆嘉静的,你也不是那一年的你了。但是再见到你,我依

旧很开心。你呢?」

那一年,少女一身青裙,美丽而骄傲,山门的花海之间是他们的初见,少女

提着罗裙掂着脚小心走路,处处怜芳草。

那一年,少女十六岁便在无涯峰顶,云海之间,结出漫天青莲,赢得天下仰

慕。

那一年,少女清雅如玉,用手指敲着自己的脑袋,说笨蛋啊,你资质这么愚

钝,以后一定会被欺负的,不如就跟着我吧,姐姐罩着你。你想修炼么?姐姐偷

秘籍养你呀。

清秀的少年傻乎乎地看着意气风发的少女,痴痴点头。那时满山花开,瀑布

轰鸣,流烁的阳光里融化了世间所有的美好。

那一年,那一年……

五百载山河变幻,白衣苍狗,冷暖消尽,人情不复。

少年视线模糊,他颤抖着伸出了手想要去抚摸她的面颊,却被陆嘉静一把握

住,她伸出了手,用尽全力弹了弹林玄言的额头,时光流转,似梦回当年,她樱

唇亲启,哽咽道:「真是笨蛋呀……」

阴阳双剑手游

三国乐嗨嗨手游

契约轮回变态版

飘渺仙剑客户端下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