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工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工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宁波应对用工荒模式的调查-【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3 13:34:22 阅读: 来源:手工皂厂家

近几年,“用工荒”大有向全国蔓延之势,东中西部的劳动力资源争夺愈演愈烈。时下,四川、重庆、安徽等传统劳动力输出大省纷纷出台各种政策,使出浑身解数鼓励、支持劳动力就地就近就业,东部省市的用工情况也显得捉襟见肘。而反映在“用工荒”背后的则是正在远去的“人口红利”。曾经创造出外来务工人员管理成功模式的宁波市的用工情况如何?宁波市将如何应对未来“人口红利”消失之后的劳动力短缺?近日本报记者专程赶赴宁波就此进行了调查采访。

“稀缺”的劳动力

宁波市人力资源市场聚集了不少招工的人和找工作的人。记者到这里时,正好有一个民营企业专场招工在举行。举目望去,用工单位不少,但是来应聘的人不多,达成意向的就更少了。

记者和一位企业负责招聘的中层聊了起来。从谈话中记者了解到,这家单位是专门从事汽车零部件生产的,需要不少人手。单位招聘开出的条件还算不错:每个月2200元,包吃住,还有奖金。但是招聘结果并不理想。“如果能把待遇再提高一些,或许就能招上人了。但是,企业的成本也上升了,挣不了什么钱呐。”他叹息道。

记者按照这家企业给出的条件问了一下周围来求职的人,他们大都表示,这个条件确实有点低了,自己肯定不会去这样的单位工作。

宁波市发展改革委副巡视员陈飞龙告诉记者,“用工荒”的出现是正常的,而且不可逆转。

在他看来,改革开放之后,东部沿海地区率先对外开放,随后国家又提出西部大开发、中部崛起等战略,东部将先前不少已经发展起来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到中西部,中西部地区近些年来开始出现了大量的制造业基地,就近聘用当地的较为廉价的劳动力,就会出现与东部争夺劳动力的情况。就宁波市而言,这几年宁波大概有1万多家企业将生产、制造环节的产业转移到中西部地区,但沿海的生活成本大大高于内地,“一个重庆人,到这边来工资每个月3000多元,还不如在重庆1500多的薪水呢。”他说,“尽管宁波将最低工资标准提到1100元/月,但工资不可能无限制地增加,不可能一直靠高工资吸引人才。”

再者,就是近年来“人口红利”的消失。陈飞龙表示,中国“人口红利”消失得比他预想的还要快。

宁波市计生委的相关负责人介绍说,目前宁波市本地户籍人口570多万,而统计在册的外来人口就有300多万:本地显然不足以提供这么多的劳动力。宁波市大量的劳动力需要从外地省份输入,如四川、安徽、江西等。

千方百计留住务工人员

“准确地说,应该是‘招工难’。在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我们的就业人数还是在增加的,怎么能说是‘用工荒’呢?”宁波市就业和社会保障局的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还打了个形象的比喻:“人手不够,那叫‘用工荒’。现在的情况是人家不愿意过来打工。”

“本地人主要以创业为主,工作相对较为稳定,工作变动大、流动性强的主要是外来务工人员。根据我们的统计,从2008年到2010年,宁波市外来务工人员的总量其实是在逐年增加的,流失率低,常住比例比较高。”他不无自豪地说。

取得这种成就与宁波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采取积极政策,塑造良好的就业环境和氛围是离不开的。这位负责人介绍,宁波市吸引、留住外来务工人员的主要经验有:首先是充分发挥人力资源市场主渠道作用,依托各级就业服务平台,保证劳动力市场信息畅通,减少招工、找工成本。其次是加强区域合作和校企合作,宁波组团开展劳务协作、校企对接活动,批量输入紧缺劳务人员。再者就是切实保护农民工合法权益。

宁波市为此专门成立了外来务工人员管理办公室,在居住、计生、小孩入学等问题上,对外地人和本地人一视同仁。

其中,尤其值得称道的是对外来务工人员的社会保障建设。宁波市专门制定了针对外来人员的社保“套餐”,目前已有上百万人参保。“2008年,我们做出了最大努力的调整,连续两年降低企业所缴纳的社保费用。从2009年开始,我们又将单位的缴费比例从20%下调到12%,给企业减负,同时也巩固了应对金融危机所取得的成就。从去年4月起,我们还临时调低了就业容量大、符合国家产业导向的企业的社会保险费缴税比例。”

此外,这位负责人认为应对招工难,与企业的人性化管理、善待员工也是分不开的。“为了化解劳动力成本增加带来的压力,宁波的企业也一直在努力提升经营管理水平,提高劳动生产率。”

产业升级才是治本之道

尽管宁波市的用工问题远不如其他东部沿海地区那么严重,但也还让人不免有几分忧虑。

宁波市的人口老龄化正在缓慢加深。记者拿到的《宁波市人口发展报告(2009年)》显示,截至2009年底,按照发展中国家老年人口的统计口径,宁波市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为98.80万人,老年人口系数为17.21%。劳动适龄人口比重保持较高水平,16~59岁的男性、16~55岁的女性劳动适龄人口合计为380.72万人,占总人口的比重为66.27%,但呈逐年下降趋势。

根据报告,2009年,宁波市人口总抚养比(按我国的计算口径,非国际口径)为42.21%,比上年下降了1.09个百分点。其中老年人口抚养比为24.46%,比上年下降了0.04个百分点;少儿人口抚养比为17.75%,比上年下降了1.05个百分点,可见宁波市人口抚养系数下降的主要原因在于少儿人口抚养系数的平稳下降。抚养系数越小,越有利于社会的稳定,也越有可能利用“人口红利”的窗口期实现丰厚的获益。但与此同时,少儿人口数量的减少或相对增速的下降,意味着未来宁波市劳动力的数量匮乏。

当前,宁波市户籍人口老龄化加剧,外来劳动力成本大幅上升,种种因素叠加在一起,用工荒几乎是一种必然趋势。在劳动力资源日益紧缺的环境下,宁波市该如何寻找出路?

出路就在于产业结构调整。

记者看到的另一份文件――《宁波市人口经济协调发展问题研究》显示,宁波的制造业地位领先,但从制造业整体的相对人均GDP贡献系数来看,基本与全省平均水平相当,行业的相对知识技术密集程度有待提高。在第三产业中,只有房地产业、金融业、物流业和科技服务业等现代服务业的相对知识技术密集程度较高,而其他占GDP较大比重的传统服务业仍处于相对劳动密集型状态。农业的生产效率和增长方式应加以改进,农业现代化的目标也有较大距离。

而《宁波市人口发展报告》统计的数据表明,2009年该市外来劳动力的文化程度总体不高,初中及以下文化程度的人员占总人数的71.31%,高中及中专的占22.30%,大专以上的占6.40%。从外来劳动力从事的产业看,以从事第二产业者居多,人数占总人数的57.08%,从事第三产业次之,占总人数的32.90%。

陈飞龙就认为,解决当前“人口红利期”消失困局的关键就在于加快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减少对低端劳动力的需求,同时引进高端技术人才。

优化产业结构的思路在宁波市的“十二五”规划纲要中也写得相当明晰:“坚持把推进产业结构战略性调整作为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核心任务,推动产业化、信息化、城市化融合发展,推进产业集中、促进产业集聚、打造产业集群,延伸产业链、提升价值链、完善供应链,着力构筑现代产业体系,显著提高产业核心竞争力”。

“宁波市将以服务经济为主导,做价值链的高端,大力发展技术含量高、附加值高的产业,如金融保险业、物流业、信息产业、海洋经济以及大宗商品贸易。”陈飞龙说。

做“微笑曲线”的两端

谈到产业结构升级,宁波市太平鸟集团董事长张江平深有感触。他以自己的切身经历向记者讲述了一个服装企业是如何通过产业升级调整发展壮大起来的过程。

张江平1989年下海,1995年正式创立“太平鸟”品牌。“过去我们研发、生产、物流、销售一条龙,每个环节都自己做。”他回忆说。

但是到了2003年,事情发生了变化:宁波出现了“用工荒”,工人工资快速上涨。他当时就敏锐地发现,宁波当地的劳动力成本上升很有可能成为趋势,于是及时将制造工厂迁往湖北宜昌,研发、销售等高端人才则留在了总部。

张江平非常欣赏另一位民营企业家施振荣所提出的“微笑曲线”理念。“我们做的就是‘微笑曲线’的两端。”他的企业现在是生产品牌的企业,重新整合供应链之后,生产环节、一线员工都已经实现外包。他则专心做品牌营运,并将工作重点投放在产品研发和控制渠道上。目前,企业从事研发的人才有250人左右,占到全部人力的1/4。企业用于研发的资金为8000多万元,且每年都在增加。“我们做的是‘快时尚’,推出的产品更丰富,周期更短,更新鲜。去年一年我们就推出了7000多款产品,我们看齐的目标就是ZARA(世界销量第一的时尚服装品牌)。”

“当初跟我下海一起做服装的人很多都被淘汰了,很庆幸自己能够生存下来。”回顾自己做服装企业十几年来的感受,张江平将成功主要归结于产业结构的转型。“如果当初我不退出产业链的低端,集中精力专攻研发和销售这两个高端的话,我不可能取得今天这样的成绩。”

硫化氢废气处理

空壳公司

pe阻燃母粒